奥博资本王健:变局后的肿瘤免疫投资策略


来源:华兴资本

美国生物制药公司Incyte在4月6日宣布,旗下IDO抑制剂 epacadostat与默克PD-1抑制剂药物Keytruda联合治疗黑色素的III期临床因未能明显改善无进展生存期而终止。资本市场立刻给出了反应, Incyte股价应声大跌22.93%。

一时间业界议论纷纷:该事件对癌症免疫领域影响几何?投资人的投资策略是否会因此改变?哪些I/O combo会更受青睐?

为解答这些问题,我们请来了全球知名投资人、奥博亚洲(OrbiMed Asia)资深董事总经理、创始合伙人王健为大家答疑解惑。

图片1奥博亚洲(OrbiMed Asia)资深董事总经理、创始合伙人王健


肿瘤免疫疗法(Immuno-Oncology, I/O)
:肿瘤能通过多种机制来逃避机体免疫系统识别与攻击,而肿瘤免疫疗法则通过恢复机体正常的抗肿瘤免疫反应,从而最终控制并清除肿瘤。

■ 概念:

其主要包括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肿瘤微环境调节剂、细胞疗法、肿瘤疫苗等。

肿瘤免疫组合疗法(I/O combo):多数肿瘤免疫单药疗效仅在部分患者中有所显现,在许多常见癌症中的应答率甚至低于20%;为获得更理想的抗肿瘤应答率和持久性,以PD-(L)1抑制剂为“基石”与各类其他疗法联用的组合疗法应运而生,主要策略包括PD-(L)1抑制剂与其他I/O疗法、化疗、放疗或靶向药等联合用药。

您如何看待近期Incyte的IDO抑制剂与PD-1联用在III期临床失败的事件?您认为会对未来I/O combo领域产生什么影响?

epacadostat与Keytruda联用的失败,震动了整个I/O领域,许多人不再看好IDO抑制剂,I/O combo行业遇冷。在短期内,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但从长期来看,I/O以及I/O combo是不可逆转的潮流和趋势,不会因为短期波折而消失;而且我相信这次失败所提供的教训对I/O领域的长远发展是有益的。

对本次事件的主角IDO抑制剂而言,一次失败也不能彻底否定其与PD-1抑制剂联用的潜力。Incyte基于epacadostat/Keytruda在小规模、单臂I/II期临床试验中表现出色,就进入了大规模III期临床,这本身就有不可避免的风险。和kynurenine减低相关的数据表明,这次临床试验中epacadostat的剂量(100 mg BID)很可能不够。

Incyte 可能通过选择病人群和适应症等方法让epacadostat起死回生。我通过业内人士了解到,包括礼来在内的多家公司并未停止对IDO抑制剂的研发,其他的IDO抑制剂可能因比epacadostat有更高的药效或更大的“治疗窗口”而成功。

一个好药的研发之路常常是一波三折的。治疗乳腺癌的经典重磅炸弹——赫赛汀也曾在临床试验中遭遇挫折,之后在伴随诊断的指导下通过筛选HER2过表达的患者入组,赫赛汀才得到了令人满意的药效并最终成功上市。

这次事件也给市场,特别是中国的医药投资界,带来了的警示——I/O combo没那么简单,相信投资人未来对组合疗法将会更加理性、客观。大量可能的I/O组合就好比音乐谱曲,乍一看好像有成千上万种组合,但是并不是所有搭配都能演奏出美妙的曲子。

要做出优秀的I/O combo其实非常复杂:筛选怎样的病人以及与之相关的biomarker常常至关重要。

I/O combo必须能产生协同效应,1+1要大于2,而不能仅仅等于2。这要求I/O combo比简单地把两种药加在一起有明显的优势,如药效(应答率等方面)有大幅提升,或更小的副作用;

免疫系统及肿瘤免疫机制本来就十分复杂,组合效应叠加使得系统复杂度进一步提升,结果更难以预测。由于人体免疫系统和动物模型存在较大差异,I/O combo难以在临床前动物试验中得到快速、准确的测试,需要通过临床试验来验证;

在组合选择外,还有许多其他因素会影响临床效果,如剂型、给药方式等。

作为投资人,您是否会调整对于抗癌创新药的投资策略?

对于肿瘤免疫的投资策略,在原有的逻辑判断和思考的基础上,本次事件是一个提醒。未来对I/O领域的判断会更加谨慎小心,尤其会考察产品所针对的病人群,如果是combo,组合背后的科学依据,以及两种药的协同效应。

与此同时,由于I/O combo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并非有疗效的combo就一定有存在的理由,而是要优中取优。

如继续看好I/O以及I/O combo,在I/O药物、小分子靶向药、化疗药物、癌症疫苗、溶瘤病毒等类别中,您更看好哪些类别?

这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一定某种药物就一定比另一种药物强,但在宏观上也确实有一些趋势。

首先,我认为缺乏靶向性的化疗药物会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因为它们毒副作用大,在摧毁癌症细胞的同时还会杀伤正常细胞,并削弱患者的免疫系统。

其次,小分子靶向药虽然精准性比化疗药物有所提升,但是由于其靶点一般在正常细胞中也表达,仍然不够精准,它们中越来越多会和I/O药物联用。比小分子靶向药更加方兴未艾的是生物药,特别是I/O 生物药, 包括各种抗体、ADC和融合蛋白等。

在中长期的未来,我非常看好细胞治疗(如CAR-T)、基因治疗(如溶瘤病毒)等 “活”的疗法,因为它们有望真正消灭癌症。

在“针对成熟机制开发且风险平衡的快速跟随者(fast follower)”与“开发全新机制的开路人(Innovator)”之间,您在投资时有什么偏好?

在今天的中国,“创新”是个非常热门的词,但纯粹的创新(first-in-class)还比较少见。因为目前国内很少会基于未被验证过的全新靶点开发新药,成功的创新者数量就更少。

只投first-in-class非常需要勇气,我认为中国目前的国情尚不能让它成为一种常态打法。我目前主要的投资策略还是以风险平衡为主,希望公司能同时拥有从IND(新药临床试验)阶段到临床I/II期的fast follower或me-better药物,以及临床前阶段更具创新的first-in-class/best-in-class产品管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