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4P演讲实录-李天天】先巅着


 

开场:

        大家下午好!非常感谢Bio4P再次邀请我来做演讲嘉宾。其实Bio4P在杭州也是一个比较新的活动。丁香园是杭州的本地企业,只要请我们做演讲嘉宾我们一定来,我们来了之后一定讲干货,我不敢保证今天讲得东西一定都对,但我敢保证今天讲得都是我真实的感受。

        今天我讲得题目是“先颠着”,为什么取这个题目?之前出过一本《颠覆医疗》的书,这本书从英文意思来讲是没有颠覆的意思,但翻译成颠覆也可以。

        我对“颠覆医疗”这个的感觉是这样的,在中国的情况下,一个高度行业管制的现实情况下诸侯割据,想颠覆医疗是比较困难的,但我的观点还是今天的标题《先颠着》,什么时候覆?或者是什么时候富?再说吧。

        我和大家分享我观察到的一些现象。一些是基于国内的实际体会,还有一些是每年我会花大量的时间跑到国外,去国外参加北美、欧洲的会议。我观察到一些现象很奇怪,从去年开始,包括到今年6月份,刚刚在法国结束的会议上,我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APP热潮的减退。在去年,美国mhealth会议上,是美国最大的会,大概有三四千人参会。去年年底,我特地带了一个产品经理去聚会,一方面是了解行业的动态,另一方面看有什么适合中国本土好的产品,我们是否可以吸收过来。但去年很奇怪,三四千人大会,整整四天,没有一个话题是讨论APP的,一个都没有。今年6月份在法国的这个会议上,同样的现象又发生了,也是没有一个APP出来。两年前是各种各样的APP有一大堆,后来都没有了。我写了一篇文章,就是在国际上来讲,APP出现了两个趋势:一个是“软”下去了;一是“硬”起来了。

        “软”下去了就是它和传统的案例综合在一起,变成一个延伸,为什么?因为做APP不赚钱,而和传统的系统延伸进去之后,变成了医院信息系统的一部分,我可以拿到一笔钱,因为这是由美国的政府投资支持。所以,“软”下去了,软化到和传统的系统完全打通,变成延伸到手机端。

        还有一个趋势是“硬”起来了,就是和硬件结合起来,我跟APP一对接,卖硬件赚钱,APP随便下载,都是免费的。可是在中国,我们发现的趋势是“软不下”,“硬不起”,“没有钱”。“软”不下是什么意思?我们在中国缺少足够有诚意的来自医院方面的信息提供商的合作,信息提供商想为什么要跟你合作?我可以自己做一个。“硬不”起,像互联网公司缺乏硬件公司的基因,让我们搞生产线,让我们搞模具,真的要搞死了。然后“没有钱”,你很难通过一个孤立的APP直接在上面打造很好的商业模式,当然,我知道很多人在尝试,我们也在学习和观察,非常敬佩这些先行者,但很实际的情况是,通过一个APP收钱不容易。在美国的时候,我听过一个风险投资家的讲座,他说:做APP一定要follow the money 跟着钱走,不能像传统做PC业务是移动的方式,可以很好地解决。

        我本身是神经内科的医生,医疗本身具有不确定性,不确定性是做医生最痛苦的东西。比如,患者说我头疼,另一个说,我也头疼,跟头疼相关的病有40多种,你说头疼,让我告诉你什么病,你怎么办?对这种医疗的不确定性随时在发生。法规是死的,法规永远不可能等到我们的模式都成熟的时候再出来,它总是落后于我们的发展现状,所以,我们要在某种情况下还是要不断地突破和尝试,知道我们的底线在哪里,最后,颠着颠着有些东西就被颠覆掉了。

        大家知道可穿戴设备的成本都差不多,测心率,测一天走了多少的台阶,测我今天消耗了多少的卡路里,这些东西自己玩挺好,和朋友比一下也可以,给医生能用吗?用不了。医生看完最多说挺好的,给不出具体的建议。为什么两年之后这个东西又起来了?因为中国人开狂买可穿戴设备了,中国人民喜欢“赶时髦”,对这个预测我是持保留态度。

        我们看看FDA是如何说得,马大婶说我就管两件事,第一,任何有风险的我都管;第二,我管功能。原来在PC上看片,在急诊室观察患者的血压,现在要转到其他平台上,我要确保那个平台上是没有变化的。还有三个“不管”:第一,不管医患交流。医患交流之间的预约我不管,在中国基本上没有办法做,中国看病从来不预约;第二,简单的计算不管,比如BMI,即自己的身高、体重,我的BMI是否超标。第三,用药体系不管。这三不管在中国基本上没有戏了,能干得也没什么,把这三个都干完了又能怎么样?被人一夜之间就灭掉了。这个就是讲FDA的立场以及它所谓的管制也是严重落后于现实情况的。

        下面讲中国移动医疗的机会,核心还是在数据,这个APP相信大家都有用,航班管家,非常准,还有航旅纵横。但是,最后我用来用去用了最后一个航旅纵横为什么?因为它有我的数据。我在上面飞行的数据全都有,前两个都抛弃了。因为航旅纵横是民航总局的审核人的下属公司干的,只要把身份证号、护照号放进去,把几年之内里程数都调出来,这个东西很方便,前几个都不行,最多是告诉我时间,有没有晚点。所以我认为移动医疗在中国的机会就是大数据。

        在讲中国大数据之前,我分享一个观点。不久前,美国的FDA做了一个项目叫OPNE FDA,在座的应该都听过。FDA把自己的不良反应的数据都公开出来了,国内一帮人一片昏头,觉得FDA很牛,把大数据公开出来。但是FDA和NHS还差得远,美国其实不是一个很开放的市场,根本找不到机会,管制得很严,我觉得比中国好不到哪里去,当然中国更严。相反,我注意到欧洲相对比较松,比美国人要开放一些,NHS是英国的健康保险体系。

        这个人也是一个演讲者,他是如何讲大数据的,马克说:第一,他不喜欢大数据这个词,大数据等于Big brother,即站在你背后无时无刻监视你的大哥。他说我不喜欢big data。他说,我的原则是开放,肯定开放NHS数据,这是一个什么数据?不是不良反应数据,是一个保险数据。其实,患者不是一个仅仅数据采集的对象,而是患者应该知道我贡献数据之后结果是什么。

        我讲一下自己个人对大数据的理解。我们听到过很多概念,比如电子病例、基因测序、医患互动等等。我个人对大数据的理解是,可以用较低成本持续地获取,并且可以进行分析和解释的一种结构化的数据。所以重点不在于大,而在于要有效果。不一定要很大,大了没有用,基因测序是大,1000美元就可以测出来了,但是最后措施没有做好。我做完一个东西之后告诉我,40岁以后有32.4%的可能性风险。这又能怎么样?我会相信吗?更何况很多疾病和这个基因的病因关系没有找到,所以解释不了。电子病例是可以分析解读得非常好的结构化的数据,但跟一家医院死嗑,这个成本我吃不消。

        我认为有可能会有用几个来源,比如像这个小东西,可以在家自己做血液的检测,像这个小东西可以带着测血糖仪,监控自己的血糖。我有时候想,带这个东西上飞机的时候,说不让带怎么办?

        我们自己的尝试就不再太多吹嘘了,我们现在是中国最大的专业医生的网站,中国一共有260万医生。我们自己出书,又出英文的学术期刊,做了4个APP,用户的总计已经超过了1500万人。这是我们做得一些APP,简单得给大家过一下。

        这里是我们的一些数据,丁香园是没有对患者开放的,我们是对药企、医疗器械企业开放。我拿的是医生的行为数据,医生在上面做过什么东西,医生有哪些不同的区别,比如,我们观察到,外科医生最愿意吹牛;肿瘤医生最愿意看病例等等都是我们观察到的现象。这里我有一些简单的数据,比如在线的时间,时间的分配,以及医生使用不同设备之间的分配,有53%的医生是用个人电脑,23%是用手机,5%是用平板。这和国外的数据差很多,在国外,医生用平板的大概有百分之二三十,为什么中国的医生用平板更少?后来我们找到原因了,台桌都太小,放不下,放办公室一分钟就没有了。办公室谁都可以进去,国外不一样,国外医生有自己的办公间。还有一些数据是医生在网上最喜欢干什么?最喜欢找知识,也喜欢娱乐等等。

        杰瑞是美国早年六七年年代的歌手,很有名。他说了一句话:总得有人出来做点事,无比苦逼的是这个人就是我自己。

        非常感谢大家聆听!我们做得试验确实是为了人民的健康,我们也希望大家共同努力,继续团结奋斗,为人民的健康继续做出新的贡献,谢谢大家!

问答互动环节:

提问者:

        李总,在网上经常看到您的文章,觉得写得很好,我的问题是:国内的移动互联网其实有很多中小型公司,现在都没有盈利,但我们看到阿里马云也都在布局,您觉得他们如果进入到这个领域,会不会把小的企业收购掉了?您如何看待这个格局?

李天天:

        不会,因为医疗是一个非常专业和垂直的行业。阿里可以触及到的地方基本上是在物流、销售、仓储这一块,属于医药营销的零售这一块东西,真正涉及到医学本身专业的东西是做不了,因为没有人才的储备和背景支持,是很难的。而医学整个行业最讲究的一块是医疗服务这一块。背后需要有医学支持支撑的环节,而且这方面的服务是非标准化,个性化极强,很难统一的服务模式,我觉得阿里做得可能是医药的存储、分销或者是采购、零售、药店的环节,真正的医疗服务是做不了的。但两者之间是有联系的,如果有人可以在医疗服务这一块做得很好的话,产生很好的商业模式,这两个环节可以部分打通的话是很好的机会。

提问者:

        请教一个问题。现在丁香园有200万的医生在平台上,您可能对医生的行为了解得更为透彻一点,医生的共性是什么?如何可以满足他们,把他们聚集在平台上?

李天天:

        很好的问题。我们经常说Social Media,有时候自己也偏向于Social Media,可是我们要先回答一个医生为什么Social?我苦苦找寻答案,后来我发现医生不要social,医生不需要Social,我凭什么要去认识一个昆明儿童医院的医生?因为这是知识驱动或者是内容驱动,我发现昆明儿童医院的神经科医生对儿童领域有非常认识,比我强,所以我巴不得要认识他,要向他学习东西。所以医生Social的本质是内容。

        您刚才说丁香园为什么可以吸引这么多医生,很简单,内容为王,而且只是能够互动的内容才是关键,不是什么内容往上一扔,医生就很喜欢,一定是能够产生互动的内容才为王。为了产生互动,我们还会围绕内容设计很多点。比如,同样一个内容,放一些专家点评,或者是立一些靶子,鼓励网友去争论、辩论和互动。但一般来讲,从内容的选择上也会有一些变化。真正可以产生互动反而是病例讨论,是专家答疑或者是新颖的进展,因为这些东西对医生来讲,是有很强的学习交流欲望。在这个过程中,里面可能有一个人的观点特别认同,或者觉得受益特别大,我才愿意跟他去Social。所以,一定是内容在前,engagement在中间,最后才是Social。Social 建起来之后,再围绕同样的逻辑,重新设计这个环节,最后可以产生Social,在产生了在线的活跃的医生社区。

主持人:

        李总刚才讲得观点非常赞同。我在很多论坛说移动医疗是未来发展的方向,未来几年肯定是一个万人坑,很多人会倒在这个坑,但不一定是中国人倒,这个是有价值的。

        再一个是,医疗信息行业不像零售市场,一个人可以有足够的精力带着足够的资源杀进去,你不懂这个行业可能也会有一片天地。在医疗行业是很专业的市场,对这个领域不懂的还真进不来,所以不用马云和马化腾。


以上为Bio4P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表明出自Bio4P,微信公众号:iBio4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