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4P演讲实录-余国良】投资创新,创造价值,促进健康


        大家早上好!很高兴有机会和大家分享我的一些经历,今天我们在探讨Mobile Health(即移动健康)的问题,我觉得还是离不开创新和创业。我希望整个社会及整个人类能够在健康范围内用各种各样有效的手段做这样的事情。今天听了早晨几位(嘉宾)讲得很好,我还是有一些体会,(现在)就分享几个小的故事。

分享两则关于医学健康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我的哥哥的女儿(我侄女)是医生,经常回家累得精疲力尽,我就问她:今天看了几个病人?她说:我今天看了120多个病人。我说:一天120个病人怎么能够看得过来?她说:就走马观花。我说:你叔叔不学医,是学生物的,但是有一点点的日常医学上的知识。我说:这120个病人中,如果哪一天叔叔假冒你去做医生,你估计有多少我能看得过来?她说:保证90个以上的病人你看得过来,因为很多病不需要你看的。但是,你看,医院里特别是三甲医院里人很多,实际上大部分的病是自己可以看的。或者说,找个小地方,小诊所就可以看了。这就是整体上社会资源分配的问题。

        第二个故事。将近十年前,我自己开始关注健康,年轻时候拼身体我觉得无所谓,但不能真的得了病去找医生。当然,医院里我有很多朋友。但我觉得自己得看自己的病。所以,十年前,我就开始自己验血,在美国的时候,我把所有认为重要的指标每半年进行验血,大概有100多个指标。过去十年,我每一年进行两次(验血),一共有20个数据,这是我个人给自己的数据。后来,基因组赶紧把我的基因进行了测试,就知道基因是怎么回事,各种各样的指标是怎么回事。实际上,我自己做这个事的时候,大家都可以想象,如果把它放大,就像现在的大数据,在最关键的时候,这个数据是否可信,是否可以广泛地推动给大家用。

        这个是我接着前面三位做得报告谈谈自己的体会。下面讲我自己的事情。

个人经历:

        主持人讲我做投资的,实际上谈不上做投资,我只是参加了一些活动而已。我自己主要做科学,后来进行创业。创业有了钱之后就做投资,这是顺理成章的过程。实际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和健康产业有关系。下面跟大家说一下自己的体会以及经验介绍。

        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投资健康的公司,我们在全球有好几个点,做很多这方面的投资。因为我们钱比较多,可能投新创的不太合适,如果有一定的规模,或者投资需求量比较大的可以来找我。

        我是杭州人,后来去了复旦大学,1984年出国念博士,从博士后到公司,在公司里“爬台阶”,最后自己创业。比较知名的是我创建的Epotimics,在杭州有一家分公司,两年前卖给了英国人。当然,这是一个技术平台,除了做诊断,还做药,现在还在做药。另外,我会参加一些社会活动,参加很多协会,所以交得朋友比较多。同时,学习的机会也比较多。

做健康产业的原因:

        大家都讲到为什么我们做健康,在中国有一个非常大的悖论,大家知道,人口越来越老龄化,有很多亚健康的人群,各方面都不是特别好。同时,这几年由于经济的发展,中国医药市场的地位从早年的第五位,到现在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名。这个也导致了大家对健康产业或者是医药产业特别关注,归根到底,其实很多driver(音)来自于资金和市场。那么,再回过来说,如果我们的医药市场排第二名,或者我们的经济实力排第二名的话,我们的科技创新有多少?非常不幸得是,我们的创新实力非常低,中国的创新实力只排在全球的第37名。特别是原创的东西,基本上是欧美有了什么东西,我们也做做,大部分的时候是学欧美,当然有个别是学得非常好的,但大部分学得不好。

        我以前大部分时间在硅谷,硅谷会问:如果讲什么是硅谷,你给我一个定义。我的定义就很简单:硅谷的人是做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这么讲?如果套用到移动健康的话,到底什么是移动健康?从各个角度我们有各种各样的说法,而且大家也确认Mobile Health是一个方向。如果十年以后,二十年以后,甚至更久,Mobile Health对人类的健康起了什么作用?是谁起的作用?作用的过程是怎么样的?现在还没有明确的定论。

        这个是前几年的国外的杂志,早已经说了:你知道你自己吗?我想知道我将来到了60岁、70岁,甚至到100岁的时候,我的健康状态应该怎么样。但是,我要知道那的时候,我现在就必须关注自己的健康状态,在基因水平上、蛋白水平上等等各种方面的功能都需要关注。另外,不管是做政策也好,做企业也好,做学术也好,实际上非常值得探讨的问题,即如何让一个人健康得活得更好、更久。那么,又回过来说,真正的第一个生物技术的产品是胰岛素,是1982年的时候产生的。可以认为当时的市场为零,到现在是万亿美金的销售额了。而这个影响是方方面面的。我们往往会说,某人的健康是由于有了某些疾病,或者是人不舒服的时候才会想到。实际上它的牵涉面是相当广的,特别是我们的国家,除了医学上的一些重要性,还有农业、食品营养、食品安全、环境等等,其实有很多都是生物技术范畴。需要在这个范畴上整体考虑这些事情。讲到大数据,其实每个都需要考虑。

关于生物技术:

        从80年代开始我国也在关注生物技术,中国的生物技术真正意义上要像经济实力一样名列前茅,差距还非常大的。很多朋友都在做新药的创新,这个需要花很多时间,还是很多工作需要我们做。但是投资方面大家还是很热心的,比如我们只投健康产业和生物技术,

        这是去年的表格,在历史上随便找一个阶段,生物技术的投资比投其他行业赚钱更好一些。接下来的十年,Mobile Health的投入都会非常大。Mobile Health是否人人都会成功,我想大部分都不会成功,个别的会成功。个别成功就看你是怎么做了。这个就是今天讲得如何创业,如何把这些东西做好。

        这是我前几年做报告的幻灯片,我把它修饰了一下。这里把生物技术投资进行了分类,这是国外的杂志报道。我发现中国实际上只投了后面几个,实际上和欧美走得路不一样。当然现在有所改变了,以前我们国内喜欢服务外包,实际上那是最不好赚钱的,而且是最不能持续的。我国喜欢做制造产业,中国是世界的大工厂,其实这个概念也不行了,当年有很多大工厂,现在经济模式一改变就没钱赚了,然后很多公司倒闭。所以创新是必须的,前面所做的工作都必须是由创新驱动。政府层面当然需要鼓励,最后要有经济上的驱动,才能够真正地鼓励创新,如果没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没有让投资人赚到钱,这个事情不可能做下去,也不可能长久。

        世界上的大药厂,从上往下排,每年光花在研发的费用是多少钱?每年申请的专利有多少个?是非常多的。中国哪怕有一个实力比这些公司大的,也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做研发的。这几年有一个非常大的转向,即如何从以前传统的化学药物(即小分子药物)转化成大分子药物,我在国内做大分子药物已经做了八九年了。实际上,60%以上的药都是大分子,全球卖得最好的药就是这样的,有人早早看到了这个趋势,早早得往这个地方投入了。

        另外,新药开发是非常漫长的过程,平均要16年才能够拿到审批的号,需要有耐心,还得有资源的整合和利用才能把这个事情做大。其实,我们天生是不同的,我们如何把这些不同点找出来,让我们早早得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健康,为什么我们会得病。这个很关键。二代测序大家都比较关注,实际上是技术的革命,我当时参与第一个人的基因测序的时候,我们花了30亿美金做下来的,现在几千块就可以做下来,甚至有99美金可以做。

        我们可以从出生0岁到100岁画一条曲线,这些长短是健康的指标或者是老化的指标,我们能否用这个指标预测健康。这是整个数据做得事。

        讲一下我在另外一家公司做董事长的事。这家公司叫中美冠科,原来是做外包的。我过去之后把它转型了。实际上,肿瘤是个体化的,每个肿瘤产生的原因不同,每个人治疗肿瘤的方案也是不同的。如何通过把病人的肿瘤做在老鼠身上,让老鼠替你掌握指标。这样,你可以拿老鼠试各种各样的治疗方案。具体不展开了。

创业关键点:

        关于创业。创业最关键的是如何可以跨过死谷。很多人找我说要创业。我说,第一,你要想象一下你是否适合创业。其实在我看来,大部分的人是不值得创业的,不应该去想创业的事。每个人要根据自己的基本素质,看你是否能看清这个价值,以及这个环境对你是否适合等等。对我来说,投资永远是投人,而不是投方向。好的人很多事情都做得好,不行的人什么事都做不好。

        这些我投的一些公司。这个是抗体公司,这个公司是老美投的公司,但我会把公司的技术搬到我们的公司,我们的公司也启动了一家公司,主要是一滴人的血液如何检测血清蛋白里各种各样的蛋白指标,听起来是一个蛋白组的工程,实际上,很多和健康有关的指标都可以通过一滴血液寄到滨江,然后通过大数据的概念监测、管理健康情况等等。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是全面的公司,如果要我创业或者是投资的话,我不仅仅看技术或者是一个具体的东西。我会看一个全面的东西,最后把事情做成。做企业也好,做产品也好,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

        这个是在旧金山拍的日出。

创业者的8个“P”:

        我用8个带“P”的字来解释(什么样的人适合创业),从创业的角度,这个人必须要有激情(Passion),要会坚持(Persist),要有很好的耐心(Patience),有合作精神(Cooperation),这是必须要有的。如果你考虑到企业的话,首先要有专利(Patent),知识产权的保护,你可以把团队(Party)绑住。实际上团队绑住是一种精神,不一定是机制,把大家聚集在一起,永远要想产品(Products)是什么东西。最后还是要赚钱(profit)如果公司想不到赚钱,或者对赚钱的概念不清是不行的。很多找我创业的人,我会问他们:请问什么是毛利率?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毛利率。我就跟他说:还得学习。

        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问答互动环节:

提问者:

        余老师,非常荣幸您的分享。我所在的企业也做大数据的分析,我们是通过什么方式采集到人的基因数据?我们主要采用跟医院合作,给他提供肿瘤整体个体化医疗的整个报告系统。第二个,我建一个平台,全国所有基因检测的实验室、医疗机构可以放到这个平台上做项目检测。当然,我们的目标是收集所有的将来肿瘤病人的数据。我想问的是,全基因组检测对您来说,它的价值是什么?

余国良:

        主要是投资回报率的问题,我花多少的资源得到多少的信息,这个信息对我有多少作用,对不对?(对)既然你做肿瘤,跟我工作还是有关的。实际上,肿瘤的治愈率是非常低的。其实,你测序的方法是很对的,问题是你该测哪些相关的突变。最终是通过了解每个病人的突变,你找到新的途径,这就属于“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做法。如果我能够知道哪一个突变导致了药有抗药性,那我们是否可以用新的治疗手段把他治好。这个数据的意义很大,问题是你作为一个企业,你的投入,最后你的产出以及目标在哪里?归根到底,我们是希望把肿瘤病人治好。

主持人:

        非常感谢余博士。余博士既是做科学的,也是做投资的。投资既是一门科学,又是一门艺术。通过余博士刚才讲得可以归纳为一句话:我们追逐一种可能性的东西。今天,来了很多创业者,也许创业者都在追求这样的成功,作为创业者而言,也许上市是创业过程中非常重要的时点,也是一种开始。今天请到一些非常优秀的创业导师,为在座的创业者提供一些建议以及创业路上的指导。


以上为Bio4P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表明出自Bio4P,微信公众号:iBio4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