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4P演讲实录-王学刚】Lifecycle bigdata&service


开场:

今天上午做了一些圆桌的讨论。从研究生命科学几十年,到1995年进入到研究领域,后来在海外,在整个华大研究过程中,参与了不少项目。从去年开始,我负责华大医学,整体来看,在去年我们有很大的危机感。我们现在提供了很多产品或者是服务,或者是在医疗方面有自己的一技之长,但是,最提心吊胆的是现在的移动和互联网问题。如果你没有移动,没有互联,就会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被颠覆。但很幸运的是,我们看到很多传统行业被颠覆的时候那种痛,我们就提前做了准备工作。

 

分析健康大产业:

我现在通过政治、经济、社会分析看一下这个产品,为什么出现健康大产业的概念。我们都知道,农业社会到工业经济最大的一个特点是没有什么产品不过剩的,而现在都是过剩的。实际上,有一个东西我们都在慢慢找回来,就是关于自己,我们自己是否健康?我们是否得病?我们的环境是否有危机存在等等。最终有一个产业肯定是不会过剩的,它有可能是短缺的。你对疾病的防控以及对自己健康考量会越来越多。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到现在,健康产业对我们来说是非常不可避免进入的一个领域。

去年,我们去过不同的地方,贵州、云南,甚至安徽等等,去各个地方关注这些所谓的以健康为主导的保健会所、房地产开发商,他们到底需要什么。第一个需要的是青山绿水;第二个是健康长寿。毫无疑问得是2020年会建8万亿的健康产业。从一开始的判断,是整个健康服务业,包括医疗服务、健康管理、保险以及检测药品、支撑体系,这些是我们分析的判断。

从我们的角度看,这个行业对我们的基因相关性在哪里?理论上生命的本质是基因,遗传物质靠很简单的文字、可以数字化的信息来遗传,甚至可以告诉我们,可以做一些预测,甚至做到治疗,就是自然排,这是一个基本概念,存在每个细胞核里的DNA具体化的结构。它就像音乐的乐谱音符一样,细胞创造了一个交响乐团的环境,用的几个音符就是基因上的碱基。这个可以解释现在的大千世界,我们看SARS,其实它就是一个生命体,他只有3万多个碱基,我们有3亿个碱基,但是作为一个生命体,我们被它搞得措手不及。

 

基因的重要性:

再看人和人之间的差别只有0.5%,人和很多物种之中,在进化数上,比如我们和猴类动物也就1%的差别。这就是说,在人和人之间0.5%的差别就很多了。我们看得是天壤之别,但从数字化来说,可能就是其中的某些微小的差别。基因决定了我们很多健康问题,尤其在孕育期,新生儿很多病没有经过环境的作用,很多人生病就是遗传问题,因为他是一个母亲的卵子和一个父亲精子结合的,然后遗传给他,就是一个基因。所以他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很无辜的疾病,实际上是遗传,是基因的问题。这就是现在卫生部2012年颁布的说得,我国的出生缺陷是5.6%,统计数据是从怀孕的20几周到出生的7天,在医院里,发现这种症状的时候就会报给国家体系。这个数字已经大于5.0%,但实际上远远高于这数据。比如,现在有很多老年痴呆这些疾病,很多时候是基因和遗传因素决定的。

 

再看我国的人口残疾总数,这是一个统计,下面是分析,有将近上亿的残疾人。唐氏综合症是在发育分裂的时候出现得染色体的异常。地中海贫血是单基因的遗传病,尤其在中国两广(广东、广西)地区非常多,是一个球蛋白、一个珠蛋白,两条链都可能发生突变。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两广(广东、广西)地方,两个地方的人结婚的话,新生儿容易有地中海贫血。我们公司有5千名员工,其中1千多名员工在广东附近。每年在孕前做预测的时候,会发现很多这样的案例。

 

疾病源头:

遇到这些疾病,作为生命科学的研究人员来说,我们如何去理解它。过去说了很多疾病的困扰,现在都不见了,比如天花,那时候是通过隔离和疫苗,现在基本上被消灭了等等,过去有些疾病的发病率现在很低了。还有狂犬病,现在有疫苗。比如,地中海贫血,在国外一些地方,通过孕前、婚前的检查,把有些病得到控制。还有破伤风,现在的就诊环境得到改变,也被消灭。这些疾病的消灭也是在拯救我们,对我们人类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刚才看得很多疾病,除了地中海贫血,都是靠疫苗和抗生素,这是上个世纪非常伟大的发明。犹太人有一个疾病,是TST,也是遗传病,在犹太人人群里比我们正常人人群的发病率高上百倍,尤其是德国的犹太人,认为它是非常麻烦的疾病。它实际上基因的突变引起的,但可以通过检测技术提前检测到,这个方法也非常简单准确。如何传播这个知识?当时犹太人分布得比较散,主要是以社区为中心来传播。同时,有公益组织做一些辅导,做一些样本质量标准的问题等等。社会各个组织在这个事情上联合作业,这是现代控制疾病的一个很典型的例子,通过社区、教育以及实验室来检测。这里有一个很大的启示,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发现了相关的疾病基因,那我们想能否申请专利,能否开发一些新的技术,更多是基于技术本身思考这个问题。从去年开始,我们在思考,在发现疾病和基因的关系之后,能否通过社会多种元素组合真正地控制这个疾病,或者是消灭它。

 

这里有几个要素:

第一个,技术是疾病必须面临的问题,即大数据的问题。第二个,要征服。第三个,资质问题。第四个,人力问题。第五个,要参与。第六个,保险问题,谁来付钱。第七个,怎么上线?在线上线下互动的问题。这几个要素也不是一个企业可以做得,在这个事情上,我们更多做得是投入研发,开发技术,找更多的证据来证明这个技术有用的,更多体现在这里。实际上,我们要结合的元素都在外部。

现在来看,主要是哪几种病?有可能通过社会多元素可以进行控制,比如唐氏综合症,这研究得比较多。它表面上成全了很多中国企业,这也是中国企业第一次通过新的技术领先于国际,先应用在中国人群里。另外一个是宫颈癌,宫颈癌为什么可以得到控制甚至是消灭,因为宫颈癌是由病毒引起的癌症。

预防阶段。

第一个,孕前可以做一些基因筛查,这是国际社会上讨论比较多的,即基因筛查在婚姻前的应用。

第二个,在产前进行遗传病的检测。

第三个,在出生以后,有些疾病不能在产前做检测,因为涉及到人流问题。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核心的技术可以低成本地为整个人群服务,实际上,在整个循环的模式里可以看到有这些元素在里面,患者需要什么?需要病愈,需要指导。可以让生活和数据中心进行结合,同时,这个数据中心可以进行更新,以及和医生进行互动,医生就可以和患者进行互动。这是我们目前设计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可持续的模式。

为什么大数据要进行细分技术技能?在过去,很多医疗的手段和标准发生过很多错误,比如以前的胃癌,动不动就把胃切掉,实际上感染了细菌。后来比如X光就可以把它干掉。

现在仔细关注临床的文章,大量的文章在反思各个医疗手段是否合理、有效,我们也统计了一些文章,在我们手上有几十篇文章是大规模的,有证据证明一些医疗手段是无效的。在应用领域里,我们不得不思考个性化精准和数据问题。比如,在精准用药方面,我曾经在美国工作,我们几乎和所有的医药公司进行合作,他们最早采用二代测序技术来研究药物,很多做基因标签的药物,在未来一段时间会上市。还有免疫系统的分析,比如肿瘤患者,整个免疫系统有一些指标超标。有一篇文章中写到,要分析一个人的健康情况,可能需要多纬度数据,比如,他的环境、基因组、微生物组、他的肠道微生物等等。数据类型中除了刚才的数据,还有临床数据、日常生活的数据以及环境。

 

这是我在华大做得基因组,未来我们每个人都会拿到自己的基因组。你可以知道哪些基因在数据库里,自己可以做一些了解。我们做得目的是,让你知道自己的基因,未来你才能对自己的健康作主。我们做了一些尝试,比如做个人健康管理软件,有运动、饮食,核心的是检测,这些检测目前在体检机构都看不到。我们希望未来通过不同终端和社会上的元素结合起来搜集更多的信息。

 

健康产业方向:

健康产业的方向在哪里?

一个到底可以活多少岁?很多人都在问。如果你在早期有疾病的话,到疾病晚期的时候,有很多人在30岁之前,要么终结生命,要么已经没有生命的质量。在健康状态的时候,35岁到40岁有一个转折点,这个转折点会加速你变老。现在做体检的时候,可能在你转变的过程中可以捕捉到它,如果做一些调整以及生物的干预的话,可以延伸到活过90岁到100岁。最理想的状态是,在整个过程中,不是到转折点,而是直接活到那个岁数,这个是我们的梦寐以求。

谢谢!

 

问答互动环节:

提问者:

王总,您好!我是转化医学网的。所谓的转化医学就是将神圣的技术转化到临床医学上。目前,很火热的是基因检测技术,华大作为技术先驱者以及行业的领头羊,可能对基因检测有不一样的理解。

第一个问题,基因检测在健康产业领域的应用,包括遗传病或者是锦上添花的业务,您个人比较看好它在哪个方向的应用?

第二个问题,基因检测是一个很看好的技术,在国内推广它的话,可能遇到最大的阻力是什么?

王学刚:

先回答第二个问题。基因检测遇到的问题都是暂时的。在过去的两三年,一直在国家委员会卫计委积极沟通了很多事情。但其实是一个行业的问题,也是暂时性的问题。把时间放长一点看的话,未来的基因检测肯定是不挣钱的,是免费的。就像测量血压,测量体重和身高,你愿意付钱吗?都不愿意。未来,这本身是一个附加值非常低的东西。现在遇到的困难的是,大家都要过去这个坎,让基因检测真正地用到各个环节上去。

回答第二个问题。我们分两个方向看,一个方向是在医疗上,我们可以帮助医生诊断,提供医生对病人精整的诊断。这个方向有很多事情,而不仅仅是基因诊断的事情。第二个方面要有社会责任,这个社会未来我们政府也会有所行为,比如控制一些疾病,或者是公共卫生的改进,要结合这些要素思考。本身提供基因检测不是门槛很高的东西。

提问者:

关于基因产前检测,现在国家正在牌照的发放中,现在的进程怎么样了?您怎么看政策对医疗基因方面的影响?

王学刚:

因为整个行业遇到了一些新技术的问题,但是从整体环境来看,这些都不是限制产业发展的问题。你的问题也可以问:你的公司五年前就推出了精准的产品,为什么现在市场上还看不到?基本上也是这样的问题,因为你必须要过几道关,必须要让专家和行业认同,必须让国家有据可用,必须要提供大量的数据,也必须让老百姓、医生和医疗体系接受。这个过程是正常的。

提问者:

谢谢王总,你提到了华大基因在后续的应用中,不仅有精准用药,还有如何让医生对病症的判断更精准,包括做个人的健康管理软件。

我想问一下,华大未来的方向,你在基因的基础上有一个平台,是欢迎大家关于基因的应用都在这个平台上,还是您自己在做这方面的延伸,谢谢!

王学刚:

现在我们有一个自己的管理软件,都是员工在用。这是一个理念,也不是非要变成一个商业模式,目前也没有这样的思考。我们现在的理念是,至少让自己员工知道,自己基因自己是可以了解的。就像你现在了解手机里的应用软件一样。你要对你的基因以及其他的数据要开始了解,因为这个了解在未来可能会大量普及。两年前我做医学推广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到医院去:唐氏综合症可以用无创的方法诊断,没有人相信。但是现在,所有的医院妇产科没有人不知道,不知道就觉得自己落后了。同样,现在说一个人是否了解自己的基因,是否了解自己基础的数据,比如荷尔蒙水平、氨基酸水平,甚至免疫指标。如果自己不了解的话,你的医生也不会帮你了解。因为他在整个医疗规范里只是帮你治病。如果要平稳地活到那个时候(100岁以上),必须对自己的健康指数了如指掌。这样,可以真正地把行业扩大做。如果你需要了解的话,很多企业会提供APP,会提供诊断技术,甚至可以提供一些集中的电话服务或者是在线支持等等。这些领域未来会越来越大,甚至我们在美国可以看到很多公司在做。

谢谢!

主持人:

我们再次感谢华大副总裁王总的精彩分享!(鼓掌),王总的分享让我想起了一本书,叫《信息简史》,我发现越往下,越到分子级别,其实就是信息,最终你会发现人就是一堆信息组成的。我也有这样的想法,把自己全基因检测做一下。几个小时就可以出来了。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越往上,越往临床阶段走,就和专家的个人经验越有关系。越往下,越来越和计算机和数据打交道。

 


以上为Bio4P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表明出自Bio4P,微信公众号:iBio4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