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4P演讲实录—毕磊】移动医疗的服务与商业


        大家好!我是春雨掌上医生的毕磊,春雨是新成立大概三年左右的公司,我们是一家创业型的公司,在行业里也谈不上建树,刚才李总做了非常好的分享,丁香园一直是我们在行业中学习的榜样,当然我们只学习他的态度。我讲讲春雨在整个移动医疗服务和商业的探索。

 

公司介绍:

 

首先介绍一下春雨的大概情况。我们一直认为春雨是中国第一家MHealth的公司,我们成立于2011年7月,2011年7月我们称之为MHealh的第一品牌,我们不认为是最大的公司,我们认为是中国第一家完全植根于MHealth领域的公司,所有的服务都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技术而实现的。我们现在大概做了5款产品,有春雨医生、儿科医生、孕期医生、春雨心境还有掌上健康。春雨APP现在大概有2100万的激活用户,有15000名的签约医生,我们每天DAU带来60万,每天的提问量有25000条,就是每天有25000名用户在春雨上提供医疗咨询,然后医生对用户进行检查,这是我们的大概情况。

 

春雨定位:

说一下春雨的定位,我们把整个人们的需求分为这么几个阶段:一个是健康阶段;一个是就诊阶段;一个是医疗阶段;一个是要用药阶段;一个是保养阶段。每个阶段都有相应的服务,比如在健康阶段,我们有大姨吗、美柚这样的产品。在医疗阶段,有进行医疗导诊的快速问医生、好大夫等等。在用药阶段,我们有医药通,一些线上线下药店的销售。在保养阶段有活法。我们把春雨定位为于就诊阶段,定位于轻问诊。我们认为一个人在产生不适到去医院之间有需求的,而这是非常刚性的需求。这个需求在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前,他们没有一个很好的手段获得快捷、低成本的服务,所以我们春雨把它定位于这样的需求,不是帮着医生看病,也不是帮着药店的人卖药,我们是帮助用户解决问题。通过用户的需求把医生介绍过来,检查他的问题,这是我们初步定位。

 

春雨主要工作:

 

然后介绍一下春雨做得事情,春雨做了自诊+问诊的客户端。自诊方面有上千万的医患之间的交互数据,有多样性的健康数据的查询,可以根据年龄、疾病来测算用户的发生概率,整合相关的医生、医院、药店、药品等信息来为用户进行信息检索。最重要是我们做了一个人脑训练电脑的自生长体系,所有的数据都是基于平台上每天产生的几万个数据,然后根据用户的性别、地域或者需求,不断地完善数据概率。进而每天用人脑训练电脑的完善度。

另外很重要的是我们做了一个自诊系统,我们把公立医院的住址医生拉到线上为我们进行答题,所有的问题百分之百都为用户解决,所有的问题我们30分钟之内响应完毕。30分钟是我们对用户的承诺,如果大家有问题的话,可以去体验一下。这1万多名医生可以在线上直接答题,另外,我们还有将近3万名的注册医生。

很多人问:你们这些医生都很忙,为什么有时间在你的平台上以这么快速的时间回答用户的问题。我们用了移动互联网的两个典型机制,一个叫做碎片化时间。医生都是有时间的,所有的医生都有医生客户端,大家用得是用户客户端,医生有医生端。我们会把所有的问题推送给医生,医生可以用碎片化的时间答题,某个医生在这个时间段可能是没有时间的,但那么多医生在平台上,就会有医生来回答用户的问题。我们还制定了中包抢答机制,我们不是把某一个问题推送给医生,而是推送给科室,由科室里所有的医生看到这个问题,进行中包抢答。大概的流程是这样,用户提出问题,我们进行机器分诊,分诊之后进入科室,然后医生抢答,然后医患互动,包括用户评价。如果用户在这个需求上有特约的需求,我们可以进行定向推送,可以单个医生回答,然后进行医患互动。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做了春雨会员,用户可以不限制的免费提问,全家享用,专家做答,30分钟的回复,24小时享用。这个会员把用户不确定的医患需求和不确定医患交互变成非常好的前端的产品。这样我们可以和更多的第三方平台合作,进行前端的会员服务的售卖。现在会员一个月8元。我们可以把这个服务打入到典型的流量包或者是典型的套餐包里,嵌入到整个用户的手机服务中。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又做了“空中医院”,我们认为医患之间的交互不简简单单是一个交流,还需要和医生之间产生更加丰富的互动。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又完善了比如事情咨询,24小时急诊电话,私人医生,我们还做了根据医生的专长提供特色服务,如体检报告的解读,医生个人出版。还包括一些用户的个性化选场服务,以及医生个性化的挂单服务。在这里,春雨做得是帮助医生获取用户,帮助医生建立丰富的支付渠道,用户在这个平台可以获得多纬度的医生以及透明的价格体系。

为什么做“空中医院”,我们一直认为中国没有“我的医生”和“我的病人”这个概念。短期来讲,是医患服务之间的关系解决,但中期来讲,医生和患者之间可以产生一个关注度。从长期来讲,我们是要创造一个价值医生,让医生和患者之间进行长效互动,进而让医生获得阳光的收入。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帮医生做了很多健康工具,比如计速器、减肥方案、育儿方案等等,育儿方案是我们平台上一个叫欧倩的医生做的。主要是针对0到1岁。这个育儿方案有4万多人预定,一个人要管理4万多个用户,欧倩医生一个定向提问的价钱是45块钱,每天供不应求的。

 

关于可穿戴数据解读,现在很多都在可穿戴设备的发展和口腔设备之间如何形成完整的闭环,春雨可以根据目前市场上可穿戴设备进行定向的数据服务,比如做数据解读、健康预警、风险评估、健康干预和健康提醒。举个例子,比如,高血压患者的需求是多层次的,他需要血压的需求,需要脉搏的需求,需要运动的需求,需要体重的需求。但是我们会发现,高血压患者是需要血压的需求,糖尿病患者也有血压的需求,心脏病患者有血压的需求。这些需要不单单需要一个数据平台记录这些数据,还需要综合的数据解读服务。比如高血压患者,在虚拟解读上,我们会给他匹配一个高血压医生进行现场的数据解读。糖尿病患者会匹配糖尿病的医生进行血压的解读,心脏病患者会匹配一个心脏病医生进行解读。如果有多层次的需求,医生会对多个采集数据进行血压解读。现在医生之间可以针对用户可穿戴设备进行组合式的行为干预。根据数据解读,我们自动生成结果,然后医生也可以根据这个结果进行个性化的解读。

在这里可以做健康预警,当这里的可穿戴数据达到一个值以后,医生可以提供快速电话,叫90秒接通电话,当用户需要对某个科室的医生进行电话需求的话,只要拨打这个电话,我们在一分半以内可以匹配到一个医生,进行电话服务。

另外,我们还做风险评估,当医生对这个数据检测完一段时间,进行风险评估。医生在一定时间内,对他的用药、饮食进行相应建议。

最后一个是健康提醒,很多人有健康提醒的需求,但都不能去坚持,在这里,我们可以把医生接过去,由医生提醒用户比如用药,什么时候该睡觉,什么时候该运动了。由医生对人进行健康设置,由医生定期为人进行健康提醒。很多人说,这种可穿戴设备的数据检测是否真正有效?我们在北京一家非常大的医院进行课题研究。在这些可穿戴设备中进行长期的行为检测和干预,帮助人们确定哪些可穿戴设备可以干预人们的健康,不是指某一个人,而是指某一个群体。

 

商业模式尝试:

 

最后说一下我们春雨在大数据上的商业模型的尝试。主要是这四个方面。除了刚才说得医患交互之间的服务中,从这个层面会进行整个商业的理解。

第一,广告,我们认为医患交互可以做权威检查的推送,很多用户在提问的时候,只是一个生理上的需求,比如,我不舒服了,但这个需求并没有形成一个明确的商品需求。而在不断地医患交互中,他就知道了用什么样的商品解决这个病症,也可能是体检,也可能是运动,也可能是保健品,也可能是药品。在基于用户的需求上,我们给他进行定向的广告推送。

第二,保险。是基于PHR的个性化保费定制,我们知道,现在保险公司对于整个用户的保费定制是一个群体化的,你的年龄、职业、行为,根据群体化的进行保费定制。如果对整个用户进行长期的健康推送和健康管理之后,可以制定出个人的健康档案,这个健康档案不是去医院之后看病的档案,而是去医院之前的健康档案。春雨平台可能有大量的医生对某一个病人进行服务,某一个病人对身体上的各个需求向医生寻求服务,这样就有多纬度的评价体系。当建立起PHR之后,就可以和保险公司进行长期合作,来对某一个人进行保费定制,而不是对某一个群体进行保费定制。

第三,企业有一个基于数字化服务的CRM管理体系,很多企业找到我们,说他们有几百万的会员。他们以前只是建一个网站,让这些会员在网站上获取一些服务,兑换一些礼品,但不能服务于这些会员,特别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大家从微博的影响转到微信基于服务号的体系之后,他们没有服务可以满足这些会员。我们就和这些企业一起帮助他们进行企业会员管理,为会员提供各种各样专业化的服务,比如对母婴会员,我们提供母婴类的服务,对于乙肝的会员相应的服务。把这些会员沉淀下来,了解会员的需求,从而为企业产生更多会员管理。

第四,药品,是基于LBF药品的需求分发。大家可能注意到,前两天关于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办法,整个争议非常大,分为线上线下两个阵营,甚至到了非常激烈的交互阶段。我们看之前线上线下的药品可以发现,线上的药品主要基于安全套、美瞳这类标准耗材销售。而线下不是这样。为什么用户在线上线下产生这么大的区别,因为用户无法对一个药品进行准确判断,不知道中药和西药的区别,不知道20元的药和18元药的区别,甚至不会研究一个药品的说明书。在我们的平台上,我们可以对用户进行相应的药品推荐。我们以后会提供处方药的药品推荐。当医生告诉用户你需要这个药的时候,用户对我们的药产生非常坚定的信心,他不会考虑这个药是中药还是西药,不会考虑这个药对我是否合适,因为是医生建议我的。用户产生这种需求之后,我们可以对这种需求进行分发。因为我们知道用户的位置,知道这个用户的位置,就可以对用户周边的药店进行需求分发。也可以对线上的药店进行需求分发。线上的药店和线下的药店是不同的需求,比如线上药店的价格比较透明,线下药店相对来说可能贵一点。但是,线下药店可以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可以快速地把药品匹配到用户的手里,这是线上药店做不到。所以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个性化需求进行药品的选择,我们可以线上药店和线下药店打通。

这是我们春雨在整个移动医疗中设想的商业,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春雨愿景:

最后说一下春雨的愿景,这是整个移动医疗中我们这么长时间的考虑。

首先,我们要生产出改善人类生命质量的作品,移动医疗不同一个简单的APP,春雨现在在中国所有的平台上,包括微信都做了联销用户收费。无论是一个轻应用还是一个APP,最终是要改善人们的生命质量,要有用,如果没有用的话,移动医疗就失去了本质的意义。

第二,我们想做中国医患交流和交易的第一平台,医患交流是中国人以前缺乏的平台使医生和患者产生接触,要么是成本过高,要么是时间过长,要么是无法对那一端的人产生明晰的质量认证。我们这种出现希望让用户和医生建立一个快速便捷的沟通渠道。进而在这个渠道下产生相应的服务,我们是服务于用户的,我们不是一家医疗的公司,我们春雨是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我们在服务用户。

另外,我们想做交易的利益平台,交易利益平台也考虑到中国医疗的发展,中国医药、医生之间的分离,中国的医院企业的改革。会让医生有更多的诉求和病人接触,比如北京近期成立了一家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他们就是中国第一家医生完全靠用户获得收入的公司。在这里,医生会非常清晰是用自己的医疗知识来获取收入的需求。传统的医院中,医生的很多需求是非阳光化的,是依赖于医药代表的。但这种需求不是长期的,不是健康的,我们希望医生获得健康阳光的收入。所以我认为移动医疗是要做中国医患交流和交易的平台。

谢谢大家!

 

问答互动环节:

提问者:

您好,毕总!春雨医生是医生看病,还是医生给咨询意见的平台?

毕磊:

是医生给咨询意见的平台。

提问者:

可以说看病依然是不合法的吗?

毕磊:

也不能这么说,比如说眼科,眼睛是可以靠影象资料直接进行远程诊断的,看了你的影象资料之后,就可以判定你是什么病了。但是不是所有的科室都可以的。比如有些内科,不接触到你的资料是不可能对你进行诊断。我们现在做得叫“远程咨询与建议”,我们对用户来说,不是帮他治病,而是对他进行行为干预。你需要下一步去医院吗?你需要下一步去请假吗?你需要吃药吗?你需要吃什么药?主要是行为干预。整个医疗过程是非常长的,从人生病到治愈。我们只做其中的一段,我们并不是把整个过程全部涵盖起来。

提问者:

可穿戴设备数据的准确率怎么样?

毕磊:

我们完全是基于市场上已有的可穿戴设备进行远程的健康干预,准确率是时间的过程,我见过很多可穿戴设备,而且中国有很多平台。

我们是一家医疗服务公司,我们只对用户的需求进行服务,我们不会做硬件,我们也不会评判一个硬件的可穿戴设备的准确性,只要医生认可这个可穿戴设备,我们就认可。比如,医生之前是不认可电子血压器的数据,但现在很多医生在接受电子血压器的数据,这就是社会发展的趋势。技术的发展不是以我们决定的,而是以时代决定的。我们只是做服务。

提问者:

春雨不管是问诊或者是自诊的过程中,所面临的风险、责任是怎么考量的?如果我们通过这个平台做轻门诊,或者基于过去的数据进行自诊,结论是问题不是严重,不需要看病。如果造成一些重大健康方面的问题的话,春雨在这个当中是否有一定的风险和责任?

毕磊:

关于医疗风险,没有一个医院可以说我们看病是没有医疗风险的。在美国首诊误诊率是在60%以上,欧洲不会比他低,中国公开的首诊误诊率是30%,你说一个医生通过聊的过程完全把这个病人看对,在理论上可以实现吗?春雨提供这个平台,只是让客人更多层面去接触医生,更便捷高效地接触医生,而降低这种概率,不可能消除这种概率。假设平台上出现医患矛盾,我们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并不是回避这个事情。我们只是在前期的咨询建议中,你在去医院之前就跟医生沟通,你知道去哪一家医院看哪一个医生,你知道自己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症状。在美国很多人家里,可能会准备一本厚厚的书进行学习,但中国人可能没有这习惯。病人有自主的身体决策权,一个人所有的消费中只有去医院的消费是没有自主决策权的,当你信了这家医院,进了这个诊室之后,你把自己的身体完全交给了医生,他要求你怎么干,你就怎么干,你没有任何决策权。但是在将来,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服务,让病人在进医院之前,他能够决定自己应该怎么办,要不要接受这种服务,要不要进行化疗,还是进行自然疗法,会自己决定这个事。这个基于前期的服务产生的。

所以,春雨并不是帮着医生看病,而是让病人能够更多地获取自身生理知识,对自身进行自主决策。

提问者:

您好,春雨有没有国外成功的案例和经验,可以把国内的语言转换为英语?

毕磊:

我们没有国外的经验,我们提供的服务方式和国外肯定是不一样的。我们可以通过API把我们的服务对接到企业,我们签了很多企业的服务。当你用户有需求的时候,都可以通过API传到后台,医生解答之后传到前端,从这个方面,我们可以深入地挖掘用户的需求。比如,他有没有保健的需求,有没有体检的需求,有没有深层次的需求,用户的前端是多样化的,并不是只有春雨的APP才能提供这种服务,虽然我们是做APP的公司,但并不是只有APP提供这种服务,我们可以所有的前端进行数据整合,帮助企业管理,并服务他们。

主持人:

谢谢毕总!春雨在业界的口碑非常好,是一个真正做移动互联网的医疗信息的平台,也感谢毕总你们做了对于可穿戴设备该做的工作,这个工作非常有必要的。得感谢你们做这个工作,也期待你们的数据尽快出来,并和大家分享。

 


以上为Bio4P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表明出自Bio4P,微信公众号:iBio4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