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巨头抱团,联手巴菲特、摩根大通的亚马逊究竟想要在医疗领域搞什么事情?


文丨张楠

2018年1月30日,亚马逊(Amazon.com)曝出联手伯克希尔哈撒韦和摩根大通进军美国医疗保健市场,为三家110万名员工提供成本更低、更透明和更高品质的医疗服务。这被视为亚马逊进军医疗的又一大手笔,由此切入医疗的战略版图也越发清晰。

亚马逊进军医疗的野心已是尽人皆知,就在2018年1月的JP摩根医疗大会上,不少全球药企巨头如强生、默克的CEO都提到美国医疗行业竞争激烈,亚马逊对医疗在线业务觊觎已久,作为药企应适应环境,拥抱变化,积极与亚马逊联手合作,共同推动业务发展壮大。

的确,今天的亚马逊有雄厚的资金实力抢食医疗地盘。它不仅是北美还是全球第一大在线零售运营商,主要通过零售网站为消费者提供服务,同时为卖家提供平台,让卖家网上销售产品及建立品牌网站。此外容易被忽略地是,亚马逊还为开发商客户服务,提供技术基础架构,让开发人员借助基础架构实现各种业务,这就是亚马逊旗下的云计算服务平台(AWS, Amazon Web Services)

云业务持续扩张

2018年2月1日,据外媒报道,亚马逊2017年Q4营收达605亿美元,每股盈利3.75美元。全年销售额为1779亿美元,比2016年的1360亿美元增长31%,公司股票在过去一年里涨了70%以上,本周首次达到了7000亿美元的市值里程碑。

亚马逊业务可概况为在线零售、线下实体店(全食连锁超市)和云业务,不仅全年表现优异,其Q4满意业绩也得益于圣诞、新年的节假日销售拉高和云业务的持续增长。根据FactSet的数据,Q4期间亚马逊收购的全食(Whole Foods)销售额同比增长38%,其北美地区的收入增长了42%,达到370亿美元,而国际销售额增长了29%,达到180亿美元,AWS收入达51.1亿美元。

总体来看,亚马逊的零售业务目前是大头,占公司总收入的90%,AWS占比为10%。但亚马逊的首席财务官Brian Olsavsky表示,AWS在Q4中销售额同比增长45%,是增长最快的业务部门,今后有望持续扩张、成为公司发展最快、盈利最高的业务。

据悉,亚马逊AWS业务收入来自为公司、个人和政府提供云计算服务,不仅比美国相关政府部门收入还高,甚至为美国国际部发放津贴补助。有预计2020年AWS收入可达950亿美元,未来将反哺整个亚马逊。

1

医药在线零售

亚马逊将触手伸向医疗,首先是线上与线下于一体的药品零售业务,为此亚马逊作了万全准备。2017年10月,亚马逊拿下美国12个州的批发药房许可证(wholesale pharmacy licenses ),成为药品批发商,之后再转到线上零售。

亚马逊目前在线销售的主要是医疗用品,如纱布、温度计、橡胶手套、注射器等,此前还曝出批量采购口腔用品,2016年统计美国有34%的牙科从业者直接从亚马逊购买产品,而且其线上零售业务采用邮购模式,即快递到家、送货上门,将产品直接送达消费者手中。

2017年6月6日,亚马逊宣布以13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全食超市,该笔交易是亚马逊发展历史上最大一笔收购。全食是一家专注有机健康食品超过40年的老招牌,在美国拥有大约460家以上店铺,多处黄金地段,占全美食品市场份额的1.2%,虽然之前以生鲜为主打,但凭借连锁经营的天然优势,今后有望添加药品类目,成为亚马逊线下药品零售的重要据点。

不仅如此,今年1月22日,亚马逊的无人便利店Amazon Go宣布开张,刚运营的新店铺以食品饮料为主,但不排除今后也配备医药产品。所以亚马逊线下药品销售的条件已然具备,与各大药企合作也是水到渠成。

2

互联网医疗与大数据

亚马逊增势迅猛的AWS足以证明其在云平台和信息存储方面的强大实力。迄今,AWS已为大多数美国医疗机构、保险机构和医健服务公司提供数据库和云计算平台,这些公司利用大数据模型,为个体和人群预测健康风险、进行健康管理等。

2017年6月,CNBC曝出亚马逊组建一支互联网医疗技术研发团队,并命名 “1492”, 代号“1492”的探索内容,有从传统电子医疗病历库中分析相关数据,建立远程医疗诊断平台,以及寻找结合亚马逊Echo等硬件的医疗应用等。

其中,新电子病历EHR业务将从旧有电子病历系统中获取数据并推送给消费者和医生,为其提供有价值的医疗信息;而远程医疗平台,帮助患者直接在平台上向医生进行虚拟咨询。最后是医疗方面APP应用加载,包括家居领域的智能音响Echo和一键式语音查询购物设备Dash Wand,并为其智能语音助手Alexa开发各项医疗新功能。

贝壳社了解到,Jeff Bezos曾在一份声明中大加赞赏了语音控制技术Alexa的成功,并暗示亚马逊将为其投入更多资金。Jeff Bezo表示,“我们对Alexa的2017年预测非常乐观,实际表现也远远超过了预期,亚马逊从未看到如此大的惊喜,未来有望翻一翻。”所以对于1492的后续表现,值得期待。

为增强互联网医疗实力,2017年11月,亚马逊AWS部门还与美国第四大医疗信息化公司Cerner达成合作。据悉,双方的初期合作目标是利用电子病历系统,帮助医院等汇集与分析核心大数据,作出特定人群的健康预测,以改善病人的康复结果和降低诊疗费用。

苹果也是亚马逊的友好合作伙伴。Apple Watch中有大量健康智能应用,帮助用户健康管理,辅助预测疾病等功能,亚马逊为此与苹果结盟,进一步拓展医疗版图。至此亚马逊构建互联网、大数据为核心的医疗初心已非常明显。

实际上,亚马逊早在1999年就参与医疗事务,当初曾入股创业公司,也是在线医药平台Drugstore.com,但后期因业绩大幅下滑,只能被迫放弃股份。也许正因为有前车之鉴,亚马逊眼下再次涉水医疗,显得尤为谨慎,选择合作共赢模式。

医保控费服务

与中国大张旗鼓的进行深化医改类似,美国近年来也正经历深刻的医改变革。自奥巴马2010年推行医疗平价法案(ACA)以来,结果却不甚理想,首先美国人均医疗费用不降反升,2010年到2014年增幅率为13.3%,其次平价法案更多针对政府推出的医保计划,而非商业医保。但实际上,美国余半数人口的医保都是通过雇主或家庭成员的雇主购买的医疗保险,并不是直接购买政府的医保计划。所以该法案没法起到真正的医保控费目标,美国社会由此掀起废除ACA法案的激烈讨论。

既然雇主为员工提供医保是美国主流,亚马逊便想以此切入医保市场。由亚马逊、伯克希尔·哈撒韦、摩根大通三家巨头组成的超级联盟,总市值超过1.6万亿美元,将组建独立公司,为自有员工提供医保全新解决方案,降低医疗成本。

在三家的联合声明中,亚马逊创始人兼CEO Jeff Bezos表示:“医疗保健系统非常复杂,我们对未来面临的困难,持开放态度。” 但他同时说道,“尽管可能很难,但减少医疗保健对经济的负担,改善员工及其家属的生活,将证明是值得的。”

3

Jeff Bezos的声明透露出,其实不仅在中国,美国的医疗系统也异常复杂,企业单枪匹马将难以应付,面对巨大挑战,需要强手多方合作,共同撬动医疗根基。虽然起先为自家员工服务,但可以理解为三家联手试水市场,探索医保行业深浅,如果自保控费卓有成效,一定会提供外包服务,变身PBM公司,为更多企业客户服务。

PBM终极幻想

从药械零售到互联网医疗、大数据分析、医保控费等业务整合,能看出亚马逊的PBM医疗面貌逐渐清晰。

PBM医疗福利管理是一种专业化的第三方服务,是介于保险机构、制药商、医院和药房之间的管理协调组织,其成立的目的在于对医疗费用进行有效管理、节省支出,增加药品效益等。传统上,PBMs通过与药品企业、医疗服务机构、保险公司或医院签订合同,以求在不降低医疗服务质量的前提下,影响医生或药剂师的处方行为,达到控制药品费用的目的。

PBM一般作为雇主医保健康计划的福利组成部分,协助雇主管理员工的医疗费用支出。PBM构成要素有遍地林立的药店网店,方便网上订购与邮寄药品;与医疗机构和医生合作,打造远程医疗服务平台;通过大数据分析和专业的临床管理推动成本控制,具体帮助医生进行正确决策、规范治疗和用药、帮助建立电子处方信息系统、协助建立最合理的临床路径、辅助药品集中采购,确保药品质量和安全、分析医疗数据,为医保政策制定提供依据等等,总之会打通医疗各环节的关键点。而以上种种业务亚马逊已经具备或正趋于完善,待体系打磨成熟,相信亚马逊的医疗帝国将建造完成。

医疗投资

除了自建、合作的医疗项目,亚马逊与其他巨头一样,也选择投资将创新医疗纳入囊中。2017年初,亚马逊就与ARCH Venture Partners和强生创新等公司,以9亿美元共同投资了癌症早筛公司Grail,成为2017上半年该领域金额最大的单笔投资。

从亚马逊的医疗“入侵”能看到国内众多互联网巨头的缩影:有钱任性的BAT也是指哪打哪,不断涉足永不落幕的医疗大健康;医药电商如1药网、健客网、叮当快药等同样提供送药上门;好大夫、春雨医生等互联网医疗平台仍奋战一线,努力改变国内医疗环境;而亚马逊的智能语音Alexa又让人联想到国内首屈一指的科大讯飞;可以说亚马逊的医疗布局集结了国内不少独角兽的业务,唯独PBM属性在国内暂无对手,这足以说明中国医疗环境不仅复杂,而且更加原始,需要改革的地方还太多。亚马逊可作为典型案例,供国内企业借鉴学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