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晨:我为什么总是愤怒——一个医生的科普情怀


他是最早开始网络实名科普的医生之一,是科学松鼠会的早期核心会员,年纪轻轻就成了有影响力的科普作家,所著的心外科发展史《心外传奇》被评价“比小说还精彩”。他又是倍受争议的人物,互联网上激扬文字,揭露世间丑相,语言犀利多变,自称“咄咄劈人”,他就是李清晨。

他是最早开始网络实名科普的医生之一,是科学松鼠会的早期核心会员,年纪轻轻就成了有影响力的科普作家,所著的心外科发展史《心外传奇》被评价“比小说还精彩”。

他又是倍受争议的人物,互联网上激扬文字,揭露世间丑相,语言犀利多变,自称“咄咄劈人”。他是坚定的反中医斗士,喜欢把科学思辨和逻辑思维做成药方,抓住中医粉不管对方愿不愿意直接灌下去。因而被部分医生敬而远之,微博多次被销号。

他就是李清晨,在很多人眼中他总是一副愤世嫉俗的形象。恨他的为之切齿,爱他的为之痴狂,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健康界为你展示这位的科普作家的多面人生。

 

 

 

文艺小青年误打误撞踏上科普路

健康界:作为国内最早的网络实名科普医生,能谈谈您是怎样走上这条路的吗?

李清晨:有这么几个契机,2006年我还在读硕士,在牛博网上看到方舟子、土摩托、姬十三等开的科普专栏,感觉挺有意思。我看到很多人对医学有误解,也试着写一些医学科普发到牛博网的论坛上。记得我当时写了篇为什么中医手法复位治疗骨折会没落的文章,反响还不错,就试着往方舟子的《新语丝》上投稿,当时写科普的人很少,我的文章几乎都被采纳了。

真正开始琢磨科普这回事,是加入科学松鼠会之后。2008年松鼠会刚建立,入会还没有审核、考察、评议的手续,门槛也不高,我看到松鼠会招兵买马的信息,就给姬十三发了封邮件,说网站上有些医学类的科普写得不够好,需要我这样的人。姬十三就同意了。

健康界:您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科学松鼠会对你的写作影响非常大,影响体现在哪些方面?

李清晨:在加入科学松鼠会之前,我已经发表过很多科普文章,但科普写作技巧的锤炼,还是在科学松鼠会完成的。松鼠会内部有相互提高的机制,每一篇作品发表之前,必须通过内部审核,会员们会从各个角度拍砖,提出修改意见。比如《心外传奇》第一章,我写完之后放到松鼠会网站,会员们提出了很多尖锐却又中肯的意见,从语言表达到逻辑论证,从文章框架到语法错误,几乎没有死角,以至于终稿和初稿差别大到让人怀疑不是一个人写的。

我一直庆幸早期加入了科学松鼠会,在松鼠会全盛时期全面学习了科普写作的原则和技巧,如果没有这段经历,我可能也不会这样坚定地走科普的道路。

健康界:坊间有传言说你加入科学松鼠会是为了寻找某个女同学,有这回事吗?

李清晨:的确跟一个女孩有点关系。我高中的语文老师对我影响特别大,她多次对我说希望我以后不要中断文学的道路。这位老师的女儿恰巧是我同学,考到了北大生命科学系,本科时还有联系,后来失去了她所有的联系方式,当时科学松鼠会的桔子是北大生物专业的,我想她们可能认识,就……说起来真是感慨万端啊。

健康界:看来您从中学时代起就是文艺青年了?

李清晨:我中学的时候是语文课代表。从小,每个学期一领到新书我都会迫不及待地打开语文书先看一遍,平时也喜欢看文学类书籍,写起东西来自然也轻松。不过,我爱看爱写最主要的原因是经济成本低,你懂的。我还喜欢吹笛子吹箫,也是因为便宜。

健康界:吹笛子吹箫能到达什么水平?

李清晨:谈不上水平,玩玩而已。但也没有广场舞大妈那么扰民,至少没被投诉过。

“人有的时候总要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健康界:这些年科普下来,你认为科普最重要的是什么?

李清晨:其实这些年下来,我对如何做科普越来越困惑。

我经常想,医生做科普的目的是什么?我认为科普最重要的目的是提高公民的科学素养。在我看来科普文章主要分为两类,第一类是简单地告诉你遇到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做,第二类文章还会告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背后的科学理论是什么,让你根据理论推及其他情况该如何分析。这是科普的两个层次,前者是“授人以鱼”,而后者是“授人以渔”,但大多数的科普作品还停留在第一层次。

其次就是科普的可读性与科学性如何权衡。如果一味重视科学性,读者很可能不爱看,而过度强调可读性,读者则可能被其他信息干扰,影响科普效果。好的科普作品要在这两者中取得平衡,其实是非常难的。

另外,现在有一些科学素养非常高的科普作家,尽管没有任何医学背景,写出来的医学科普比很多医生还要好。我们有时候也会遇到这种获取信息的能力非常强的病人,我有些困惑,医生们面对这种病人到底该怎么办,国内的医疗现状,你懂的。

 

健康界:《心外传奇》是一本关于心外科发展史的科普书,阅读门槛高,您曾说过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就知道销量不会特别高,为什么还要写呢?

李清晨:这本书我2010年在首尔就完成了绝大部分内容,回国后由于难以集中精力,抽出大块时间,拖到2012年6月才出版。其实有些内容我并不太满意,再版时会好好修改。医学史研究是个奢侈品,受众非常窄,但是我希望可以通过这类作品让大家清醒地看到历史的疮疤,审视过去,你会发现医疗一直在进步,相信明天会更好。这是我最感兴趣的内容,明知道销量不好我也要写,人有的时候总要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而不是执着于此事能给自己带来什么。

健康界:《心外传奇》的出版给你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李清晨: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很多牛人。《心外传奇》的出版得到了很多同道的帮助,后来我和他们都成了朋友。你想想,如果没有这本书为媒介,我一个小医生怎么可能会认识那么多心外科的前辈、甚至院士级的人物?这些人给我的鼓励和肯定,让我对写作有了更大的信心。我的工作和生活倒没受什么影响,周围同事眼里我还是那个李清晨,也从来没有病人慕名来找我看病,我每天该查房查房,该值班值班,该装孙子装孙子。

我为什么总是愤怒

健康界:有人说做科普效果有限,只能影响很少的人,有这个精力不如去钻研专业技术,说不定能救活更多的患者,你怎么看?

李清晨:科普效果的确有限,这是事实,但后面的话就有问题了:我不做科普就一定去做科研?我只会去锻炼身体、吹吹笛子。我对科研没有任何兴趣,硕士阶段也做过科研养过老鼠,但这对我来说就是折磨,我天天做梦都在手术室。我其实就是单纯地想做一个好医生,我认为能掌握别人的研究成果,不断提高医术就很好了。对于有能力的人来说,最理想的当然是临床、科研双丰收。但这个所谓的科研,究竟是你发自内心热爱为了推动行业进步的奋斗,还是你为形势所迫为晋升职称的无奈作为,还是沽名钓誉的手段?

健康界:您总是会说出大多数人不愿意说的真话。尤其提及中医时总是一副怒目金刚的形象,其实您现实中对病人挺温文尔雅的,为什么要这样呢?

李清晨:其实温文尔雅才是装出来的。你想啊,不管是什么样的患者我都要一视同仁,无论智愚善恶,我都会耐心跟他们沟通、讲道理,这是最基本的职业操守。但微博又不是我的执业地点,自然是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事实上,骂这些中医粉还是有一定效果的,让一部分中立的人开始思考,但另一方面也让一些原本就糊涂的人更加糊涂了。

健康界:您因为直言不讳、咄咄劈人,在微博上得罪了很多人,多次被销号,对此你有没有挫败感?

李清晨:我其实从来没有感到过挫败,否则早就收敛了。我其实不太看重微博,如果被销号就换个名字或者沉寂一段时间。有些话需要借我这样的“恶人”之口说出来,因为出于世俗的原因,很多人不愿意说真话。我理解这些人,不主动说谎的医生,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对这部分人我从来不会批判。比如对当下糟糕的医疗环境,你可以保持沉默,但如果你说“我们的医疗体制天下第一,祖国人民笑开颜,医患亲如一家……”那我必须要开骂。

爱上一个不爱的工作

健康界:听说您到儿童医院工作还有一些故事和波折?

李清晨:我研究生毕业找不到工作才去儿童医院做的小儿外科。起初我对这份工作相当不满意,儿童并不是缩微的成人,一个普通外科的医生去做小儿外科,就像让一个修钟的人去修表,外行看着差不多,内行才明白差远了。另外儿科又苦又累、收入低、风险高,我当然不情愿。刚工作的那几年,我好几次试图通过考博跳出去,但屡考屡败,最后只能接受现实继续做儿科医生。

健康界:考博屡试屡败,您有没有为此消沉过?

李清晨:考博失败其实在预料之中,因为我从来都不是考试型选手。高考比平时成绩差不少,医学需要背诵的内容特别多,我对此不擅长,本科时应付期末考试就已经让我很头疼了,毕业时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挂过科,感觉好幸运。考博是选拔型的考试,考不上很正常。

健康界:那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发生了改变,开始热爱小儿外科的呢?

李清晨:在我女儿出生之后。随着女儿的出生,我发现自己掌握的儿科学知识能派上用场了,这让我很欣慰,开始觉得做儿科医生还是有用的。另外就是成就感,有时候走在大街上,老远一个人过来跟我打招呼,寒暄半天才知道他们家孩子在我这看过病,而且恢复得特别好。儿科的大多数疾病预后非常好,看到自己的病人康复,是件非常开心的的事情,我就这样慢慢爱上了儿科。

健康界:因为热爱,您写了很多儿童医学科普,那您的下一本书会不会与儿科有关呢?

李清晨:的确和科学育儿有关,已经和出版社签了协议,书名保密。只是我现在时间碎片化,很难保证创作进度,还不知道新书什么时候能和读者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