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顶级科学家到卓越企业家,百济神州创始人王晓东的百样人生 | 新原力嘉宾风采


编者按

10月28日-29日,“2019新原力论坛·首届杭州湾生物医药创新大会暨第五届生物医药创新社Impact年会”将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G20会展中心)隆重举办。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百济神州创始人王晓东受邀将演讲《我的科学创业人生》,敬请关注。

以前做的事情应该尽快忘掉,永远往前看。

——王晓东

01、科研,要做就做顶级

在创立百济神州前,王晓东已是生物医药圈的风云人物。他有三个代表性标签,一是“细胞凋亡领域几乎无可匹敌的人物”、二是“改革开放后获美国科学院院士的中国第一人”、三则“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

有人说这位顶级科学家有着醇厚而富有磁性的嗓音,总给人以谦谦君子的感觉。也有人回忆起初见时印象,“风尘仆仆。穿着灰色调的衣裤,背着一个很土的绿包,身体不是很挺拔,脸宽大且棱角分明,要不是走路的时候有一些坚定,很容易被别人当作进城的打工汉。”

翻阅王晓东的履历,我们发现这位科研工作者的骨子里始终有着“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的偏执。

1985年,王晓东赴美留学,于美国德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获取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后师从诺奖得主Michael Brown 和Joesph Goldstein进行博士后研究。到1995年,王晓东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开始从事细胞凋亡方面的研究。

在这里,王晓东扔出了一颗重磅炸弹。他创造性揭示了细胞程序性死亡的凋亡通路,首次发现了线粒体作为凋亡控制中心的分子机理,把细胞凋亡由线粒体的上游调节和下游执行通路连接起来。这彻底颠覆了一直以来对于线粒体提供能量和代谢场所的传统认识,对癌症等重大疾病的治疗意义非凡。

2004年4月,41岁的王晓东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两年后又获“邵逸夫生命科学与医学奖”。

02、回国,又一个顶级

不过彼时王晓东最为人熟知的还有另一个形象——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NIBS,简称“北生所”)创始人兼所长。

2003年,王晓东应邀回国创办北生所。他谈及此举的客观效应:一是要证明中国也可以建立全世界顶尖的科研机构,二是当真正做到前沿以后,一些靠宣传和忽悠的科学家主导中国科学的可能性将越来越小。

北生所坐落于北京昌平生命科学园,是由科技部会同中编办等七部门和北京市政府联手组建的一块科技改革试验田,更是人口相传的现代化科研天堂。这里主要的科学家要求全球公开透明招聘;足够吸引力的科研经费;打破科研“铁饭碗”,采用全员聘用制,五年内不问成绩,充分给予科研自由等等。

除了“无为而治”,王晓东更将平等的对话机制进行到底。有媒体讲到过这么一个故事,一次王晓东和一位朋友到食堂吃饭,落座后朋友诧异“为什么都没人向你行个注目礼”?王晓东说:“在这没有人把我这个所长当回事儿。”

可正是这样的氛围,创造了又一个“顶级”。“这里是开展科学研究的一个绝好的成功尝试。世界上没有任何其它研究所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在国际科研领域占据如此重要的席位。”

这是2008年12月,由1名诺贝尔奖得主、6名美国科学院院士、2名英国皇家学会院士和1名法国科学院院士组成的国际科学指导委员会,对北生所的评估结论。

03、创业者王晓东

“如果我们做科研的人不去参与创新创业,那又该谁来参与呢?难道让大学生们来做?”

在北生所期间,创业的想法一直萦绕在王晓东的心头。尤其当亲朋好友经常问及“你有没有更好的癌症治疗方法?”时,这种念头更甚。

2010年,缘于一次聚会上与欧雷强的相遇,王晓东的创业故事便开始了。

欧雷强专注肿瘤靶向和免疫治疗,又深谙企业运营之道,在美国医药界颇有名气,而彼时他刚刚离开被PPD收购的保诺科技。

两人一拍即合,创业黄金搭档也由此出现。2011年初,百济神州诞生。这家立志做全球最好抗癌新药的公司,有人说它要做中国的“基因泰克”,一如当年的波伊尔和斯旺西

而强手如云之中如何做到全球最好?百济神州给出的答案是:高打高举。

战略上,不独攻一种药物,而是双管齐下从靶向和免疫两种疗法切入,10多个新药同步布局研发。战术上,重金从默沙东、辉瑞、强生等跨国企业中聘请管理、研发骨干;投资亿元购置全球最好的仪器设备,建立一流实验室。

“我们组建了50多人的药检团队——即便是最知名的跨国制药企业,也没有这么大比例的人做药检,”这更是王晓东颇为骄傲的一点。

只是新药研发本就是一场风险巨大的赌博。一如许多初创公司,刚刚诞生的百济神州一样经历了资金耗尽、融资困难、估值不理想等挑战

好在这时德国老牌制药企业默克递来了橄榄枝。2013年,默克合计出资4.65亿美元先后购买了百济神州研发的两个靶向型药物BGB-283和BGB-290的海外市场开发权,这一交易创造了我国新药研发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2016年,百济神州登陆纳斯达克,首日收盘价比发行价上涨18%,市值8.5亿美元。

不过在王晓东眼里,真正脱胎换骨的转变是在2017年。这年7月,新基公司以13.93亿美元获得百济PD-1在亚洲(除日本)之外的全球授权,并以1.5亿美元溢价收购百济5.9%的股权。

几乎一夜之间,百济神州股价由40多美元垂直拉升至70多美元。此后,这家中国企业股价一度涨至10倍,市值超百亿美元。

04、做学问和跳舞,两个王晓东

有关百济神州后来的故事,或双重上市,或管线突破,或基地投产等等,太多。到今天,这家在国际舞台上大展拳脚的企业,已被认为是中国创新医药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经典样板。

以前做的事情应该尽快忘掉,永远往前看,”王晓东仍在续写着顶级科研的商业化故事。

当然在繁忙工作的间隙,他也会想起被自己忽略的家人,或有感而发,或在父亲节这天,伏案而写,“一人静静地坐在初夏里也已早起的阳光中,脑子里不自觉地想的,全是那个让我荣升为父亲的人”。

更有趣的是,据说近年来王晓东或为打破科研沉闷气氛,一改内敛朴素,时有跳舞“大作”问世,如《生科的意义》,再如你不会想到的《小苹果之狗血基情版》。同行惊呼“做学问和跳舞,都只服晓东一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