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抗令”10年后,“超级抗生素”第一股盟科药业登陆科创板


2022年1月,《柳叶刀》的一项系统性研究显示,2019年抗生素耐药直接导致127万人死亡,另有495万人的死亡与之相关。相比之下,同年艾滋病和疟疾导致的死亡人数分别为68万人和62.7万人。

抗生素耐药相关死亡已成为仅次于缺血性心脏病和中风的全球第三大死亡病因,逐渐受到重视。

今日,“超级抗生素”第一股盟科药业正式在A股科创板挂牌上市。本次IPO拟募集资金12.5亿元,分别用于创新药研发项目、营销渠道升级及学术推广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相较于肿瘤、慢性病等热门研发领域,超级抗菌药在研企业和管线布局较少。但随着临床中细菌耐药性的加速发展,超级抗菌药成为备受关注的蓝海领域。

康替唑胺:首个国产高端抗菌药

细菌感染作为最常见的感染类型,从古至今,始终是威胁人类健康和生命的主要因素。1928年青霉素的发现,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现之一,拯救了无数生命,使人均寿命显著延长。此后,历史上有3次诺贝尔医学或生理学奖颁给了发现抗菌药物的科学家。

然而,近几十年来抗生素的广泛使用,乃至滥用,导致细菌对抗生素耐药性情况不断涌现,临床上对细菌感染的治疗越来越棘手,普通抗生素已经无法应付。

其中,多重耐药革兰氏阳性菌是院内感染的重要致病菌。根据 CHINET报告,2020年从52所国内医院收集的25万株临床分离菌种,革兰氏阳性菌占28.8%,主要包括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耐万古霉素肠球菌(VRE)、耐甲氧西林凝固酶阴性葡萄球菌(MRCNS)等。多重耐药革兰氏阳性菌也成为国际抗菌新药研发的主要热点之一。

成立于2007年的盟科药业,产品管线主要聚焦于治疗耐药革兰氏阳性和革兰氏阴性菌感染。截至目前,共有商业化产品及临床阶段药物3款,分别是康替唑胺、MRX-4及MRX-8。

1
 

康替唑胺

康替唑胺是首个国产原研新一代恶唑烷酮类抗菌药,与已上市同类药物利奈唑胺等具有相同的作用机理,即通过抑制细菌蛋白质的合成达到抗菌作用。

临床研究结果表明,康替唑胺对革兰氏阳性菌,包括MRSA感染的临床疗效,和利奈唑胺相当。但在安全性上优于利奈唑胺,已完成的临床前和临床研究显示,康替唑胺未见肾毒性、肌肉毒性、骨髓抑制毒性、周围神经和视神经毒性等潜在风险。

康替唑胺也是全球首个恶唑烷酮类,在Ⅲ期临床试验中证明,血液学毒性上优于利奈唑胺,成为“best-in-class”的抗菌药物。

除疗效和安全性方面的优势外,康替唑胺还具有与其他药物相互作用相关的不良反应少、体内分布广、可以口服、耐药风险低、潜在适应症广等特点,市场前景广阔。

目前,康替唑胺已于中国进入商业化阶段,同时已完成美国Ⅱ期临床试验。

2

MRX-4

MRX-4是基于康替唑胺结构独特设计和开发的水溶性前药,可在体内转化为康替唑胺发挥疗效,其具有与康替唑胺相同的抗菌谱和药理性质,将作为已知或疑似多重耐药革兰氏阳性菌感染的新用药选择。

与康替唑胺相比,MRX-4拥有更长的专利保护期,因此具有更大的开发价值。目前,MRX-4已完成美国Ⅱ期临床试验和中国I期临床试验,并已启动 MRX-4 序贯康替唑胺的全球多中心Ⅲ期临床试验。

MRX-8

MRX-8为多黏菌素类的新型抗菌药,用于治疗多重耐药革兰氏阴性菌感染。

临床前试验表明,MRX-8对美国临床分离得到的革兰氏阴性菌均表现出良好的抗菌活性,对目前临床最严重的碳青霉烯耐药阴性菌仍然有效。MRX-8在保持出色抗菌疗效的同时,显著降低了肾毒性和神经毒性。

目前,MRX-8正进行美国I期临床试验,并已取得中国药物临床试验批准通知书。

除上述三个核心产品外,盟科药业还有多项处于临床前阶段的抗耐药菌新药,肾癌、肾炎药物以及抗新冠药物管线。

抗菌药领域虽然与肿瘤、慢性病等领域相比不受重视,但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是极其重要的战略物资。盟科药业的抗菌药研发管线填补了我国原研高端抗菌药的空白,康替唑胺的开发获得了“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三次连续资助,其重要性可见一斑。

“限抗令”之下:抗菌药市场结构性调整

我国曾是抗生素滥用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据2012年发表的《抗生素的滥用与对策》中的统计数据表明,我国抗生素滥用比例高达80%,其中52%为兽用,48%为人用。

在复旦大学的一项抗生素研究中发现,江浙沪儿童体内普遍含有兽用抗生素,使一些患者本来没用过某抗生素,竟也会对其产生耐药性。抗生素滥用间接或直接导致我国每年有8万多人死亡。

WHO也指出,抗菌药耐药性成为目前全球卫生、食品安全和发展的最大威胁之一。如不采取行动,到2050年抗菌药耐药性将造成1000万人死亡,甚至超过在2050年癌症的死亡人数。

为了延缓细菌耐药性,2012年国家出台《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对抗菌药实施分级管理,号称史上最严“限抗令”。此后,《关于进一步加强抗菌药临床应用管理遏制细菌耐药的通知》《遏制细菌耐药国家行动计划(2016-2020 年)》《关于持续做好抗菌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等政策相继出台,对各类抗菌药品种的选用、给药方案提出了要求和限制。

随着政策的落实,一般类广谱抗生素的使用将持续受到控制,而耐药菌感染患者将更及时地获得有针对性的药物,中国抗菌药的使用将出现结构性调整。

与此同时,免疫抑制药物的应用、大型手术的普及、人口老龄化等因素,使多重耐药革兰氏阳性菌感染的发生率不断增加,与之对应的新型抗菌药成为长期刚性需求,也因此催生了可观的市场需求。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20年中国治疗多重耐药革兰氏阳性菌感染的抗菌药市场规模达到41亿元,其中恶唑烷酮类抗菌药市场规模约为15亿元。随着中国抗菌药市场明确分级管理且安全性更高的恶唑烷酮类抗菌药将陆续在中国上市,中国恶唑烷酮类抗菌药市场规模预计将于2030年增长至60亿元,在当年中国治疗多重耐药革兰氏阳性菌感染的抗菌药市场中占比超过50%。

3

从抗菌药行业发展趋势来看,目前抗菌药治疗面临最后防线药物的耐药性逐渐升高和药物安全性限制使用的两大挑战。因此,未来抗菌药研发将专注于窄谱抗生素,仅针对某一特定细菌有效,以降低耐药风险。在临床实践中,更注重安全性、选择口服制剂成为重要发展方向。

商业化前景:机遇与挑战并存

虽然产品赛道前景广阔,但作为一家未盈利上市公司,如何盈利以及何时盈利是一个无法绕过的问题。

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盟科药业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5亿元、-8632.72万元和-2.26亿元。

亏损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因为直到2021年6月才有产品实现商业化,另一方面是持续高额的研发投入。

2019—2021年,盟科药业研发费用分别为9544万元、5428万元和1.52亿元。

在产品销售方面,康替唑胺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利奈唑胺。2006 年利奈唑胺在中国获批上市,是中国第一款上市的恶唑烷酮类抗菌药,伴随专利过期,目前中国已有16家利奈唑胺仿制药获批上市。

2020年,利奈唑胺在中国的销售额为14.9亿元。2020年8月及2021年6月,利奈唑胺片剂及针剂分别被纳入国采,片剂降价85%—90%,针剂降价75%—90%。主要竞品的大幅降价,给康替唑胺带来一定的价格压力。

 

但在临床使用上,由于出色的安全性,康替唑胺属于第二类的“限制使用级”,与竞品利奈唑胺最严格的“特殊使用级”相比,有更少的限制性。2021年12月,康替唑胺被纳入医保目录,虽然产品价格大幅下降,但也极大地提高了产品在国内市场的竞争力。

康替唑胺上市当年实现营业收入766万元。今年1—3月,康替唑胺销售营收达到1068.7万元,并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000—2150万元,产品销量快速增长。

除此以外,盟科药业还将目光瞄准海外市场。在研发策略上,一直实行在中国和美国并行开发以获得全球商业化权益。目前,康替唑胺和MRX-4都获得了FDA授予的合格感染类疾病产品认证,得以享受快速通道资格和额外的上市后市场专有权保护。

为了实现全球化布局,盟科药业还在美国和香港地区分别设立了子公司。预计未来,海外市场将成为盟科药业重要的收入来源。

结语

从抗生素滥用大国,到国产“best-in-class”超级抗菌药上市,背后不仅仅是盟科药业作为全球性抗菌药公司的崛起,更是我国三十多年医疗改革成果的体现。(了解更多资讯,关注VXGZH:贝壳社)

参考资料

1.盟科药业招股书,官网

2.《严守“人类最后一道防线”,盟科药业有望成为国产“超抗第一股”》,药渡,2022-07-2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