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想 | 谁“拿下”了医保?


在经过长达一个礼拜的预热、跟踪之后,整个医疗市场不约而同地在等待着一个结果:医保谈判的最终公布。

“只剩底裤了!”有企业代表笑着调侃。

“价格我们接受不了。”有企业代表神情严肃。

“必须得进,高低都得进。”也有企业代表削尖脑袋,抱着必胜的决心。

11月13日,牵动市场神经的2019版国家医保目录谈判进入尾声,据了解,此次谈判共涉及150个品种,70多家参与企业。而此次谈判成功的药品,将纳入国家医保乙类目录,且地方医保目录无权调出、也不能更改支付标准或限定支付统筹地区确定支付比例。谈判确定的支付标准有效期两年(2020-2021年)。

根据这段时间的观察,贝壳社对目前市场上陆续流出的相关药品谈判结果作了以下梳理(仅供参考,以国家医保局官方发布为准):

修美乐、注射用复方甘草酸苷被传谈判成功;

大冢制药用于治疗肺结核的新药德拉马尼片降价幅度为40%左右;

赛诺制药注射用黄芪多糖降幅28%左右;

三生的艾塞那肽微球降幅5%左右;

亿帆医药的复方黄黛片降幅5%左右;

利拉鲁肽降幅10%;

西藏药业的新活素降幅5%左右;

辉瑞阿昔替尼降幅74.95%;

恒瑞培门冬酶降幅26.05%;

达伯舒、拓益谈判成功;

K药降幅72%,O药出局;

拜耳索拉非尼口服常释剂型较大可能性进入医保;

正大天晴安罗替尼大概率谈判成功;

丽珠集团艾普拉唑大概率谈判成功;

卫材乙肝新药乐卫玛(仑伐替尼)谈判失败

从整体的趋势上来看,通过谈判降价是大趋势,辉瑞阿昔替尼降幅如若降幅真的是74.95%,可以想象谈判的过程不可谓不激烈。

从2016年开始,截至目前,国家已经成功开展了 3 次医保谈判, 分别是 2016 年的 3 个品种、2017 年的 36 个品种和 2018 年的 17 个抗癌药品种。本次目录调整是国家医保局成立后首次医保药品目录的全面调整,无论是数量还是效率上来说都远远超过前面3次。

具体来说,2016年国家药价谈判试点涉及3种疾病的5个药品,最终入选的3个谈判药品,替诺福韦酯、埃克替尼、吉非替尼3种谈判药品降价幅度分别为67%、54%、55%,降幅明显。

2017年医保药品目录确定44个品种,最终36个品种谈判成功,其中15种为抗癌药。成功率达到81.8%,与2016年平均零售价相比,谈判药品的平均降幅达到44%,最高的达到70%。

2018年则是抗癌药物专项谈判,纳入的18个专项谈判范围品种中,共有17个品种谈判成功,成功率高达94%。17个谈判药品与平均零售价相比,平均降幅达56.7%,大部分进口药品谈判后的支付标准低于周边国家或地区市场价格,平均低36%。

而从谈判目录上来讲,根据目录调整方案中提到的“将优先考虑国家基本药物中的非医保品种、癌症及罕见病等重大疾病治疗用药、高血压和糖尿病等慢性病治疗用药、儿童用药以及急抢救用药等”。本次谈判包括PD-1在内的抗癌药、糖尿病在内的慢性病药物等的竞争尤为激烈。

PD-1

达伯舒、拓益纳入,K药降价72%,O药出局

备受关注的PD-1品种于13日上午开始谈判。从各方得到的消息来看,信达与君实均以小幅降价纳入,K药降幅可能高达70%以上,O药出局。也有消息称,本次谈判K药以72%的降幅换来一线肺癌适应证进医保,不过最终结果仍需要以官方披露数据为准。

此外,根据《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医保谈判目录产品的截止日是2018年12月31日,而恒瑞的卡瑞利珠单抗获得注册批件的时间是2019年5月29日,因此无缘本次医保谈判。

按照此前谈判经验,进口原研药和国产药至少各有一种要进入医保目录。当下,虽未有确凿消息显示降价幅度,但据在谈判现场的企业人士分析,4款药品虽然适应症不一样,但此次医保谈判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价格。

从目前4款PD-1的价格来看,去年O药和K药的年治疗费用分别约为36.01万元/年、32.25万元/年,均为美国市场定价的一半。而信达生物达伯舒的年治疗费用约28.22万元/年,君实生物拓益年治疗费用约18.72万元/年,相比进口药物均有价格优势。

不过在适应症方面,K药目前已在我国获批3个适应症,其他企业获批适应症均为1个。后续,随着适应症的拓展,以及PD-1/PD-L1申报厂家的陆续获批,可以预见的是,通过医保谈判窗口,PD-1之争将正式进入下半场。

银屑病

修美乐得偿夙愿,喜达诺或无缘医保目录

由于生物制剂的突破性疗效和高昂价格,银屑病治疗相关药物成为本次医保谈判的焦点之一。

参加本次医保谈判的品类有艾伯维阿达木单抗(修美乐),和西安杨森乌司奴单抗(喜达诺)两种。诺华司库奇尤单抗(可善挺)和礼来依奇珠单抗(拓咨),由于获批上市较晚,没能进入医保谈判范畴。

据悉,11月11日下午全球药王修美乐(Humira)医保谈判成功,不过最终价格还有待医保局公示。此前,修美乐在全国降价近60%,由7608.38元调整为3160元,被广泛认为是在为进入医保作准备。 

2012年至今,修美乐已连续七年拿下全球处方药销量第一的宝座,2018年其仍然以199亿美元的成绩卫冕冠军,不过在中国,修美乐主要还是以自费患者为主,2018年的业绩甚至不足两亿人民币。

在华多年,修美乐此次进医保也被认为是得偿夙愿。

西安杨森公司的乌司奴单抗(喜达诺)据说此次谈判失败,或无缘医保目录。喜达诺是今年新近引进的白介素-12/23单抗,目前45mg每支价格39950元,是皮肤科领域单价最贵的药物,按目前买一赠一计算,4万元覆盖了4个月的疗程,全年治疗费用为8万元多。
因此,喜达诺也被认为在新一年会面临比较大的竞争压力,大概率会推出更大幅度的买赠优惠。

降糖类药物

降幅或高达90%

除了肿瘤药,降糖类药物也是本次谈判的焦点之一。有消息称,一款治疗糖尿病的药品降价幅度甚至高达90%。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11月12日傍晚6点,国内一家上市药企参与谈判的代表走出会场,如此感慨谈判结果:价格压得太低了,感觉专家算错了一个小数点。

该代表称,公司有一款糖尿病药在下午参与国家医保谈判,但医保局谈判专家给出的意向价格在原价基础上压价了90%,这个价格,公司在考虑成本的基础上是无法接受的。

市场推测该企业为海思科。受该消息影响,13日海思科早盘即跌停,华东医药、通化东宝等其他拥有糖尿病药物的企业在午盘开盘后亦迅速下跌,通化东宝午后跳水一度跌超6%。

其实此前就有业内人士预判,诸如抗癌药之类的罕见病领域药物被杀价程度较轻,但降糖药的降价幅度恐怕较大。一方面,此类药企多,竞争激烈;另一方面,糖尿病作为慢性病治疗周期长、花费多,砍价有助于病人缓解经济压力。

而在政策层面,国家也曾将高血压、糖尿病患者在国家基本医保用药目录范围内的门诊用药统一纳入医保支付,报销比例提高至50%以上。

写到最后,其实每一次医保谈判都牵动人心,对很多药企来说,拿下医保就等于拿下市场。举例来说,2016年吉非替尼、埃克替尼谈判降价,2017年2月进入新版医保目录,二者销售额均出现快速增长。而厄洛替尼并未选择降价进入医保,其销售额出现下滑。

这也是很多药企为什么“削尖脑袋”也要挤进去的原因。但是在国家医保局对本次目录调整方案的解读中提到,“将建立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对于尚未纳入的品种,在充分考虑医保基金的承受能力、可持续性,充分考虑临床需求等综合因素后,会将更多救命救急的好药纳入医保,对不符合条件的药品也将及时调出目录。”

这也说明了进入医保并不是一件一劳永逸的事。随着国家医保目录动态调整频次和效率提升,企业要采取多种营销及产品策略来应对。

对于医保谈判的最终结果,贝壳社将保持持续关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