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信生物逆势斩获1.2亿美元B轮融资,基于平台技术拓展mRNA应用边界


2022年农历新年过后,多重因素扰动下的生物医药股权融资市场显得冷冷清清。但即便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前沿赛道中的优质公司仍受到投资者的追捧。

3月28日,专注于mRNA药物及递送载体技术研发的深圳深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信生物”)正式宣布完成1.2亿美元B轮融资,本轮融资由鼎晖投资、HHF华翊投资/华兴医疗产业基金领投,易方达资本以及蓝海资本跟投,CPE、方圆资本等老股东持续加持。而在本轮融资落地后,深信生物自成立以来已累计完成了超十亿元人民币股权融资。

公开信息显示,深信生物成立于2019年11月,是一家基于mRNA技术及LNP递送技术,从事预防性和治疗性新型疫苗及药物开发的平台型公司。目前,公司已围绕mRNA及LNP技术平台申请了多项具有重要应用价值的专利技术,完成多条研发管线布局。

据悉,在前次融资已为公司现有研发管线后续临床试验储备充足资金后,深信生物将基于自身技术平台,通过B轮融资持续拓展mRNA药物研发技术边界,开辟更多尚无人触及的崭新研发管线。

领投本次B轮融资的鼎晖VGC高级合伙人柳丹博士表示,mRNA技术在疫情期间取得了长足发展,显示出应用在疫苗等多方面的巨大潜力,“我们也一直在寻找能够达到甚至超越现有海外产品的新型LNP递送平台。中国的生物科技创新处在转型阶段,我们更愿意坚定选择支持深信这样扎实创新的优秀平台型公司,期待公司尽快基于新一代的LNP产品开发出中国自主研发的新型mRNA疫苗和药物。”

深信生物B轮融资稿——行业媒体版本-外发贝壳社(1)670

寻找best-in-class的LNP结构

所谓mRNA又称信使RNA,是由DNA的一条链为模板转录而来、携带遗传信息、能指导蛋白质合成的一类单链核糖核酸。而相关的核酸药物则是将修饰后的mRNA分子送入细胞质,利用细胞质内的自有核苷酸进行转录表达,生成所需要的蛋白质。

因此,在理论上,mRNA能够表达任何蛋白质,可以治疗几乎所有基于蛋白质的疾病,其中就包括各类癌症、传染性疾病和部分罕见病。同时,作为连接DNA与蛋白质的重要桥梁,以mRNA靶点研制药物,还有望解决现有靶点的成药局限性,打破传统药物“不可靶向”和“不可成药”的困局。

但在核酸药物潜力逐渐被挖掘的同时,mRNA自身无法进入细胞发挥作用且容易被核酸酶降解的弊端也开始显现,这也使得能保护并包裹mRNA进入细胞的递送技术成为核酸药物研发的关键。

深信生物此番B轮斩获1.2亿美元融资,也正代表着mRNA这一前沿赛道中,掌握核心递送技术的企业势必会获得资本青睐。

深信生物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李林鲜博士即介绍称,核酸药物的开发主要面临核酸分子在体内不稳定性、递送系统潜在的副作用、核酸药物递送系统开发难度大等多方面的问题。尤其是mRNA分子量较大而带负电荷较多,自身无法进入细胞发挥作用,药物开发时一般需要由带正电脂质进行包裹。另外,相关脂质需要可离子化,即在不同酸碱条件下完成对mRNA的包裹和解离,才能稳定有效的靶向递送及释放。

针对这一问题,深信生物选择自主搭建LNP技术平台,设计并构建成各类可离子化类磷脂。在面对不同应用场景时,分析优化合成的LNP结构和活性数据,高通量筛选模拟还原核酸药物的递送及治疗效果,筛选出能够满足特定需要的best-in-class的LNP结构据悉,深信生物已构建了包含近5000个LNP的资源库,用于筛选适用于不同治疗场景的 LNP 载体

相关成绩的背后,则是深信生物出众的核心研发团队。

公开信息显示,深信生物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李林鲜博士曾师从全球生物材料第一门派、mRNA领域全球顶尖学者、Moderna技术创始人、麻省理工学院的Robert Langer 教授。2017年李林鲜被《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评为中国“35岁以下创新35 人”,入选的理由是开发了新一代的LNP技术用于mRNA的递送。2019年,李林鲜率领研发团队利用平行合成在短时间内合成大量的LNP,通过结合高通量筛选技术,快速筛选到合适的LNP作为 mRNA 疫苗的载体。相关成果也被撰写成论文刊发在“Nature Biotechnology”,其本人也是该论文所涉及脂质体化学结构唯一设计者。
深信生物B轮融资稿——行业媒体版本-外发贝壳社(1)1767

深信生物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李林鲜博士图片来源:深信生物

实际上,正是这篇刊登在世界顶级期刊上论文,让本次深度参与了深信生物B轮融资的华翊投资创始合伙人张俊杰认识了李林鲜博士。据张俊杰回忆,相关文章的深度和华人作者的身份都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当时我们就联系到李博士,把他聘为我们的行业顾问。后续深信生物合成的LNP,在试验中产生的优秀数据,也令我们感到震惊。”

李林鲜博士在LNP技术发展过程中所作出的贡献还不止于此早期设计并发现一类脂质结构,是FDA批准的新冠mRNA疫苗所使用的两个可离子化阳离子脂质的核心结构片段。后续Acuitas和Moderna进一步借鉴了Alnylam的生物可降解设计,最终设计了ALC0315和SM102两脂质。

“深信生物构建了多样性的LNP新型库,在专利突破、有效安全和多器官靶向递送方面取得了一系列令人惊喜的突破,并在大小动物体内获得了验证。”柳丹博士也对深信生物LNP技术给予了高度认可。

平台型技术公司展现研发活力

除解决核酸药物递送难题的LNP技术平台外,深信生物自主设计开发的mRNA合成技术平台也为公司新药研发提供了极大的助力。

针对mRNA需要高效表达的问题,深信生物通过研究积累,从设计端增加了mRNA稳定性和蛋白表达时间,通过编码区域的密码子优化提高蛋白表达。与此同时,在核苷酸修饰、高效的加帽技术加持下,非编码区与编码区也形成协同,增强mRNA稳定性的同时也提升了其表达效率。

基于此,深信生物mRNA产品整体技术及表达效率上已经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且已在大动物实验得到验证。

据李林鲜介绍,mRNA疫苗和核酸药物是否安全有效,且具备较小的副作用,与相关药物的LNP和mRNA构成密不可分。而在掌握了LNP和mRNA合成两大核心技术后,深信生物则可以研发出对递送技术要求更高、市场前景更好安全性及有效性更佳mRNA 疫苗及核酸药物。

“我们所看重的从不是深信生物研发的某个具体产品,而是作为一家平台型公司,其存在不断衍生出各类mRNA疫苗或核酸药物的可能性。”在张俊杰看来,全球范围内真正掌握LNP递送及mRNA 合成等关键技术的团队十分稀少,而包括李林鲜博士在内的深信生物研发团队则具备丰富的研发经验和领先的底层技术,构成了公司发展的技术源头。

目前,深信已围绕mRNA及LNP技术平台打造了多条研发管线,部分管线即将完成临床前试验工作。公司同时保持了开放的态度,希望与业内深耕该领域的企业共同携手,满足临床未满足需求。

而为支撑相关研发管线推进,深信生物还搭建了近200人研发及CMC团队,包括数名具有GSK、辉瑞、BMS等国际大药企多年从业经验的高级管理人员,并拥有4500平米研发实验室以及2500平米中试车间。

“未来,深信生物希望依托公司自研的LNP和mRNA合成两大技术平台,真正成为一家mRNA新药研发的平台型公司。以平台为基础,公司将不局限于某一类核酸药物的研发,而是不断探索mRNA技术的应用边界,为临床治疗带来best-in-class和first-in-class的创新药物。”李林鲜表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