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药立项、研发和商业策略全都有,这可能是最接地气的一次干货分享


2019年9月10日,Biotech VC、亦庄生物医药园区、医药投资并购俱乐部联合主办“新药浪潮,如何淘金”的主题沙龙活动,现场参会情况十分火爆,座无虚席。
1 3 2
本文根据江苏新元素医药科技有限公司CEO、董事长及创始人史东方博士在主题沙龙中做的《具有全球商业价值的痛风创新药物的研发及其它》报告整理而成。
4
江苏新元素医药,2012年3月成立于江苏省镇江市国家高新区。以“自主研发、全球市场”为主,从事治疗“代谢病”和“肿瘤”1.1类创新药的开发。先后已经获得近8000万元人民币融资和资助,A轮由凯泰资本投资,2018年5月由优选资本和中钰资本投资A+轮,并将于近期完成1.5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
研发管线情况:
1. ABP-671痛风创新药于2018年10月获美国FDA临床批件,已完成美国1a期临床,将于明年初在美国和中国进入3个2期临床的不同适应症。初步临床结果表明,ABP-671高效、安全,其0.5mg剂量的药效基本与苯溴马隆80 mg 剂量药效相当(苯溴马隆为目前市场疗效最佳的痛风药,但有十分严重的肝脏和胃肠道毒性);
2. ABP-6016计划于2020年Q4在美国进入1期临床试验,用于治疗脂肪肝和非酒精性脂肪肝炎等;
3. ABP-431 (First-in-Class)将于2020年Q4在美国和中国进入1期临床试验,用于治疗胃癌、结肠癌、三阴性乳腺癌等。
5
  ********以下为史东方博士精彩观点整理*********
史博士回国前一直在美国的生物技术公司工作,2012年初回国创办了新元素医药,秉承了创新药全球化商业价值的理念。
国内的创新药研发的商业策略差异较大。大型企业像恒瑞、豪森、正大天晴、复星医药、石药等,他们不差钱,在化学药和生物药均有布局。除了自己做部分,也通过与科研院所、大学合作开发新药。但除了像恒瑞、复星等几家外,其他大部分大企业投入大、“产出率极低”,产品很少可进入全球市场或全球竞争。
中小生物技术公司(Biotech),团队成员主要来自海外或跨国药企,通过金融市场资金支持,自主研发+引进开发(如license-in)、合作外包等多种方式开发新药,他们大部分选择抗肿瘤药物为研发方向。如和记黄埔、百济神州、再鼎、信达等。部分小公司采用轻资产模式,通过知识产权+风险投资+外包+与海外Big Pharma合作模式做创新药,像新元素医药。
另外,科研院所和大学如上海药物所、中国药科大学、中国医科院药物所、上海医工院、沈阳药科大学、四川大学研发活力较强,通常与企业共同进行创新药开发。但大部分项目以“结题”或“发表文章”为主。
其次,国内的创新药研发项目数量和种类增长较快。2017年化学创新药临床试验IND申请数量达到顶峰303件。与2008年相比,化学药IND增加6倍多。2013-2016年,生物药IND的申报数量每年约30件,2018年增长至112件。主要集中在抗体类、融合蛋白类、CAR-T类等高端生物疗法。
最后,我们来来看看国内创新药的批准情况。2008-2018年10年间共批准36个国产创新药(以品种计):化药创新药20个,生物药创新药16个。20个化学创新药中主要为抗肿瘤药(8个)和抗感染药(6个);而16个生物药创新药中9个为抗感染药,3个为抗肿瘤药。
从当前的现状来看,国内许多新药研发仍面临着诸多的问题和困境。
1. 我们新药项目Me Too同质化十分严重,少部份Me Worse。大部分品种没有“差异化价值”,国内进入了“价格战”时代;
2. 许多国内“创新药研发”过于迟后,国外同类竞品加速进入国内,我们将面临更为严峻的竞争;
3. 很多企业在“高大上”项目投入大,但实际收益很低,比如基因测序、基因治疗、双抗、CAR-T、PD-1等;
4. 国内许多新药专利为其软肋,缺少核心竞争力,没有胆量去进行国际化竞争;
5. 医药价格监管强势,政府希望药价不断下降,4+7是史上最有震慑力的一次,新药也会受医保局强势谈判,低价是趋势。自1996年至今,政府一共主导了30余次药品降价。在这种形势下,国内研发企业如何挣钱呢?创新药的China Only市场是远远不够的!
7
在上述的困境下,我们依然有突破的机会。史博士就新元素医药创新药研发所思考和践行的策略分享给大家。
1. 创新药必须做“美国、海外”市场,做好专利全球布局,如果不做First-in-Class 或Best-in-Class,基本上没有机会进入海外市场。全球创新药的利润约85-90%来自海外,因为高质量创新药在海外有“自由定价权”。修美乐2018年全球销售接近200亿美元,而该药2018年在中国的销售额不足1亿元。
2. 一定要慎重选择研究方向和立项策略,避免研发过于迟后或严重同质化竞争。以江苏新元素为例,其抗痛风创新药ABP-671瞄准的是降尿酸的代谢病领域,目标是做全球Best-in-Class创新药。ABP-671的专利发明申请进入了70多个国家,已经获得包括中国、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多个国家的发明专利授权。
但是,同样的Best-in-Class策略对于小公司来说却可能不能用在肿瘤领域,具体原因陈峰总已经分析过了。
3. 创新药一定要十分重视创新药早期的De-Risk研究,创新药研发有很大风险,不能想当然“认定你的研发不会失败。”
 
史博士对抗痛风创新药ABP-671的立项、药物设计、药物临床前开发、美国临床研究等作了详细的介绍;同时,也对公司海外临床和商业团队的建设、产品的市场分析、做美国、全球市场的商业策略进行了分享。ABP-671市场化后目标的年销售可能超过15亿美元。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作为创业者,需要高质量和可参与全球竞争的创新药,但创业者不光要做好科学、做好产品,“创新创业”要回归商业的本质:利益和回报。很多创业者和投资人为了追风口,赶时髦,从根本上忽视了商业利益。在立项的时候没有深入调查,人云亦云。人们常常说等到潮水退去的时候才会发现谁在裸泳,其实裸泳就是裸泳,考察仔细了,做足了调研,自然就会知道哪些项目是在“裸泳”。
为了保障商业利益,一定要合理选择创新药项目,时刻了解国内外政策。新元素医药早期也做过SGLT2靶点的糖尿病Me Better创新药,那个时代是没有问题的,国外的创新药进中国有很大壁垒。做了两年之后,形势变了,国外的新药进入中国的市场速度加快了,新元素医药只能放弃SGLT2 的Me Better创新药进一步开发。没有竞争力的管线产品必须舍弃。
那么同为代谢领域,为什么选择做痛风的Me Better并朝着Best-in-Class去努力呢?两者有什么不同?
简单地说,痛风领域的临床未满足需求是解决一线用药别嘌醇之后二线用药的突出的安全性问题和治疗窗问题;而糖尿病领域用药选择非常丰富,安全性问题已经上升到要求心血管获益层面,这些对于小公司来说是可望不可及的。针对痛风,疾病作用机理清晰,FDA获批临床终点的biomarker在一期临床就能看到,极具预示效应。解决问题的主要方法就是增强药物疗效、降低毒副作用和提高治疗窗口。
另外,创业者要学会建立完善的专利保护壁垒,一定申请全球的专利,可以选择专业的律师事务所合作。
随着企业的发展,要着手组建经验丰富的美国(海外)商业化团队,美国有很多退休的专家和教授,他们退下来之后也很愿意做事,我们可以充分的利用这些有经验的专家资源。当然,作为企业也要重视与美国(海外) Big Pharma间的临床和商业合作。
最后,新药创业者不要天天忙着做宣传,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创新药研发本就要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做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