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心医疗:信息化、人工智能、互联网三驾马车,覆盖肿瘤放射治疗全流程


作者丨天一
肿瘤治疗流程复杂,主要治疗手段包括外科手术、化学药物治疗和放射治疗。放疗是基于放疗设备,利用X光等高能射线照射肿瘤,破坏细胞染色体,抑制和杀灭癌细胞,从而达到治疗效果。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大的肿瘤人群。在放疗层面,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肿瘤医疗服务市场规模约3200亿元,其中放射治疗市场占比18%,但专业医生数量仅约15000名,设备数量1900台,放疗人群占比约为22%,美国这一数据为65%。2018年,国家卫健委提出将在2019-2020年,增加配置1500台放射设备。

“换句话说,两年内放疗市场容量会增加一倍,但医生数量无法同步增长,这就意味着对人工智能的巨大需求”,连心医疗创始人章桦告诉贝壳社。

从患者角度来看,人工智能技术的切入可简单分为“诊断”和“治疗”两大环节。作为一家起步于肿瘤领域的人工智能企业,连心医疗更多地选择了“治疗”环节,形成肿瘤放疗全流程完整覆盖。

”诊断“更多停留在确认患者病情,”治疗“则是根本解决问题,章桦认为,”将鲜活的生命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寻求高质量生存机会“是更有价值的事。

图片1

 

连心医疗创始人章桦

1、3驾马车:信息化、人工智能、互联网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肿瘤放疗市场主要以硬件驱动为主导,软件技术一度被忽视。在我国,国外巨头垄断着95%的硬件市场,同时设备之间又往往互不开放数据,造成技术无法相互连接,数据分散在不同设备,也就无法为科室提供完整数据中心。但当硬件发展到一定程度,软件也就变得日益重要。“我们看到这个机会,希望通过软件和人工智能技术去进一步提高治疗效率”,章桦表示,连心医疗2016年成立时,是当时国内为数极少的以软件切入的公司之一。

针对痛点,连心医疗早期从肿瘤放疗科单个科室切入,构建科室信息化管理平台,打通所有数据环节,为科室提供完整数据界面。经过2年多的发展,连心医疗已经积累了26000多例高质量的数据,同时最新版本的连心智能放疗云,AI智能勾画已实现全身主要部位器官覆盖。

基于数据积累和人工智能技术的成熟,团队也就自然而然针对数据有了一些智能化解决方案,以辅助医生快速制定更高质量的肿瘤治疗方案。

“我们在算法上创新,跟医院形成反馈闭环机制,捕获不足并传递给系统,同时系统自身也不断学习”,章桦补充,人工智能能够做很多事,但从医疗到某个病种、到治疗环节、再到某个具体点,实际是一个大量摸索,不断聚焦,直至找到一个合理切入点的过程。

对于肿瘤放射治疗科来说,医生此前往往需要花费4-5小时人工进行器官勾画,但引入人工智能自动勾画后,医生只需进行局部修改,全程只需10-20分钟;此前由于没有统一标准,不同医生设计方案质量往往不一样,而人工智能具有标准学习能力,能够生成相对标准治疗方案;效率提高后,医生则有时间将方案调整得更加精细,患者也能因此受益。

除了人工智能技术方案的选择,连心医疗还积极运用云计算技术,实现区域化联网协同,将肿瘤单点科室的诊疗能力,转化为区域远程化协同方案。连心的北京办公室内部部署了一套“连心智能放疗云”公有云的远程协作系统,专家坐镇北京通过互联网就可以帮助基层科室完成放射治疗靶区勾画、计划治疗方案设计、或者审核等工作,让放疗医生在任何有互联网的地方就能完成原本只能在固定电脑才能完成的事。

连心医疗从单点医院走向互联网分级协作体系,是一个自然发展过程。章桦分析,诊疗资源不平衡是中国真实存在的现状,而互联网是一个关键的技术解决方案,能够将诊疗资源从大医院输送到能力相对较弱的医院。

贝壳社了解到,连心医疗目前用户主要为大型三甲医院,基本覆盖了国内肿瘤大医院。目前,公司与60家医院签署了合作协议,其中有40家是位列于国内top50的肿瘤医院。销售模式方面,公司主要以向各医疗机构销售软件系统为主。

2、创业,由抽象变得具体
”不安分“、”想做一点事情“是章桦对自己性格的评价。大学期间,”文科生“章桦的身影就频频出现在大学生创业活动中,也许从那时起,创业的”种子“已悄悄埋下。

如何才能产生商业价值?章桦认为,真实创业的核心能力离不开技术。”自学,从英语专业考到计算机软件学院“,章桦迈出了第一步。

技术生涯也由此打开。硕士期间,章桦进入微软亚洲研究院,开始了与人工智能的结缘。随后,章桦进入荷兰癌症研究所攻读博士,开启了为时5年的肿瘤放射科研究。”那时主要是通过图像分析,提供肿瘤治疗方案,章桦怀以敬畏之心,首度看到了人工智能应用于医学领域的高度价值。

博士期间,身处科研界的章桦,又回国参加了几次创业比赛,并取得了不错成绩。“也许我的思路和技术的确存在一定市场空间”,章桦再次坚定了创业念头。

在博士的后半期,章桦没有选择继续坚持科研道路,也没有选择去国际巨头企业发展,而是毅然走进商业领域。“科研需要好奇心,我还是对以商业推动力去改变人类生活更有兴趣”,不安分的章桦如是说。

欧洲的创业环境并不理想,留在美国没有资源积累,短期内并没有创业机会,且欧美慢节奏的生活方式,章桦并不喜欢。

回国,创业,连心医疗创立。

“最初只知道难,但不知道具体难在哪”,创业二字,终于由抽象慢慢变得具体。章桦将这个过程划分为3个阶段:

1.最早阶段,寻找种子客户。创业思路变成现实需要有人认可,但从科研转换为产品是章桦需要攻破的盲区。令章桦至今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是当时去拜访一位医院主任时,得到的回应是,“章博士,你皮鞋都没擦干净呢”。所幸经过几年积累,连心医疗产品得到业内专家认可。2.组建团队,产品落实阶段。积累不同,团队组建难易程度也就不同,历经1-2年时间,连心组建了完整的核心团队,保证了产品稳定地迭代。据了解,连心的核心管理层没有一位是招聘而来,全部是主动挖掘或业内同行推荐。

3.规模化的商业模式。由于直接受众为医院医生,连心医疗快速验证了“工具属性”模式的价值。但要想规模化,“医疗服务”模式更具价值,这也是连心目前致力于以互联网技术去解决的。

之所以看好互联网医疗,章桦认为,从高歌猛进到低谷,再到2018年政策的明确,2019-2020年互联网医疗将迎来高速成长的机会。
3.智能软件将成为医生未来标配
回国创业后,章桦同样深刻洞察到国内外肿瘤放疗市场的差异。例如,荷兰癌症研究所每台设备每天接诊人数约为25人,在中国,这一数据为125人。“国内患者密度远高于国外,所以服务品质、医生态度、就医体验、乃至最后的生存率,我们还远不及欧美”,章桦向贝壳社补充,患者量太大,质量控制环节同样也难以做好。肿瘤作为复杂病种,在欧美,当患者被确认为肿瘤之后,往往内科医生、外科医生、影像科医生、肿瘤放疗医生等会共同参与会议,全面考虑患者情况,制定综合性解决方案。而中国目前还未形成多学科会诊体系。

此外,欧美由于患者基数小,医生往往将更多的时间投入到科研,周期性教育较完备,更容易接受新的技术。但国内医生由于太忙,知识更新速度较慢,所以对于临床所引进的新技术接受度并不高。

而从全球产品供给端来看,目前肿瘤放射治疗市场机构主要分为三大类。一类是以GE、西门子、飞利浦等为代表的传统医疗设备商,其往往有强大的设备和团队;一类是初创企业;最后一类则为阿里、腾讯、科大讯飞等其他行业进入者。

作为行业早期进入者,连心医疗和阿里健康、阿里钉钉展开深入合作,借助阿里强大的B2B和云能力,拓展医疗服务能力,以及进行研发和产品的深入整合;同时,连心医疗也在积极探索与飞利浦共同打造整体解决方案,重合互补,共同进入市场。

章桦认为,未来3-5年,智能软件工具将成为每个医生的标配。目前,连心医疗已形成肿瘤放疗流程的全面覆盖,未来,公司将从软件工具场景逐步拓展到协作服务场景,而中小医院将是公司的下一步重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