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健委:全国1716例医务人员感染,6人死亡!康复者血浆治疗11名危重患者效果显著,但也要警惕风险


1月25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耳鼻喉科医生梁武东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2月6日,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感染新冠肺炎抢救无效去世;

2月10日,武汉同济医院教授林正斌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

很痛惜这些奋战在一线的医务人员离开了我们。但是这次新冠肺炎医护人员究竟感染了多少?相信这是不少人的疑问。

2月14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发布会会上给出了具体数字:截至2月11日24时,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全国医务人员确诊病例共有 1716 例,占全国感染例数 3. 8%。其中 6 例死亡,占全国死亡病例 0.4%。其中医务人员确诊病例中湖北有1502例,占全国医务人员确诊病例的87.5%,其中武汉市占1102例。

而对比SARS,在当年SARS爆发初期,也有众多医护人员被SARS病毒击倒,有的甚至被夺去宝贵生命,据2003年3月广东省卫生厅首次公布的305例SARS病人中,医护人员占了三分之一。据相关统计数据,SARS期间,全国重点流行区域医护人员感染率占18.13%。

回归到这次新冠肺炎,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医护人员感染了高说明应对准备没有做好,还有漏洞。

我倒觉得一位网友的话说的更贴切:前有“可防可控”,后无防护资源,裸妆面对病毒。

算起来,这应该算是官方第二次通报医务人员的感染情况,最早的消息还要把时间要追溯到1月20日晚,钟南山院士在接受中央电视台“新闻1+1”现场采访中,其证实了武汉某医院有14个医务工作者被感染,而这个信息,成为了新冠病毒可以“人传人”的有力证据,从而也拉响了全国上下抗击新冠肺炎的警报。1月21日凌晨,武汉卫健委通报了确认了这一情况。

814f982cff2a2f21ca1cb8b5ba409b56

前期的认知不足,防护措施以及消毒措施不到位,加上长期处于病毒浓度较高的区域,距离患者近,通风不好,相当于面对传播性这么强的病毒,大部分医务人员在“裸奔”。

李文亮医生生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大意了”:

南都:你是怎么被感染的?

李文亮:1月8日,我接诊了一位82岁的女性患者,她就诊的疾病是急性闭角型青光眼。我们平时接触患者也没有做特殊防护,病人来的时候也没发热,我就大意了。不过,第二天也就是9号,她就发烧了。等她CT做完,我就高度怀疑她是病毒性肺炎。因为CT显示,她的症状是“双肺磨玻璃样病变”,这是病毒性肺炎的表现。而且,已经排除了常见病毒感染,支原体、衣原体感染等情况。不过,因为医院还没有用于检测确诊病人的试剂盒,当时并没有给她确诊。她1月8号住院,我1月10号就出现了咳嗽症状。随后我的病情也发展出现严重症状,并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一声沉痛的叹息。当我们大多数人平安健康待在家里的时候,是医务人员们奋战在一线,与病毒决斗。我想,如果我们没办法伸出援手,那么至少不要遗忘,是他们用生命来护佑我们。

最后,希望这些冲锋在一线的英雄们好好照顾自己,保护好自己,平安凯旋。

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治疗11人成“救命神药”

但不是长久之计

“现在,对于患者和一线医务人员来说,一款有效的治疗手段无异于一个‘神奇的礼物’。” 世界卫生组织紧急项目执行主任Michael Ryan博士在近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总部召开的新冠病毒研究和创新论坛上表示。

万物之中,希望之最美。肺炎疫情当下,每一个有效的药物都被奉为“人民的希望”。前有瑞德西韦,后有恢复期患者血浆。2月13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发布会上也表示:“我们医院目前也在开展康复病人的恢复期血浆的一个输注,目前已显示出了一些初步的效果,因为康复的患者体内有大量的综合抗体对抗病毒,在此也恳请康复后的一些患者积极来到我们医院伸出你的胳膊,捐献你宝贵的血浆。我们共同来拯救,还在于病魔作斗争的病人。”

消息一出,即引起了广发关注。除了武汉金银潭医院,深圳三院也已经开始在重症患者身上使用恢复期血浆治疗,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卢洪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上海已准备开展血浆疗法,已有一例患者准备使用恢复期患者的血浆,血浆疗法已经非常成熟,在针对新冠病毒还没有明确特效药的情况下,血浆疗法显得尤为有价值。

其实早在1月27日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中,在针对重型、危重型病例的治疗过程中就首次明确提到“有条件情况下可考虑恢复期血浆治疗”。而在2月5日的试行第五版中,再次提到“可采用恢复期血浆治疗”。

从临床病理发生过程看,大部分新冠肺炎患者经过治疗康复后,身体内会产生针对新冠病毒的特异性抗体,可杀灭和清除病毒。国药中国生物表示已完成对部分康复者血浆的采集工作,开展新冠病毒特免血浆制品和特免球蛋白的制备,并且首期在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开展了3名危重患者的新冠特免血浆治疗,目前连同后续医院治疗的危重病人超过了10人。临床反映,患者接受治疗12至24小时后,实验室检测主要炎症指标明显下降,淋巴细胞比例上升,血氧饱和度、病毒载量等重点指标全面向好,临床体征和症状明显好转。

这无疑是一个重磅好消息。其实使用恢复期患者血浆治疗并不是一个新鲜事,早在100年前,康复患者血浆制品就被用来治疗多种感染性疾病。比如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期间,一些士兵和航海员就接受了康复者血清治疗,取得了不错的疗效。2003年SARS期间,北京、香港等地曾使用SARS患者恢复期血浆成功救治了多例危重病人。

但也有专家表示,使用恢复期血浆治疗并不是长久之计,其局限性体现在:

● 恢复期血浆相对于药物和疫苗来说比较复杂,它需要收集康复者的血液,筛查并清楚病原体,然后再给病人输注。

● 血浆操作需要进行严格的管理,其标准化也是困难的,因为捐赠者血液中的抗体水平是存在很大差异的。

● 血浆的成分复杂,输入人体存在一定的风险,如过敏的发生,窗口期病原体传播的问题如HIV、疟疾等。对于是否会引起其他的问题还存在不确定性。

● 血清中的抗体其存在的时间比较短,而且需要的血浆数量也比较大。以几百人之力,来帮助几万人治疗疾病,这是难以实现的。

所以综合来看,使用恢复期血浆疗法是目前既无特效药又无疫苗的特殊时期的救命措施,只是针对少数危重患者的特殊治疗方法,不宜大规模应用。

本文编辑:阿尔卑斯

参考链接

http://www.nhc.gov.cn/xcs/xxgzbd/gzbd_index.shtml

https://mp.weixin.qq.com/s/EyKTesNIHQ4Hsi1mRCjEmQ

https://mp.weixin.qq.com/s/Fzihru95acidGA30AXM9QA

https://mp.weixin.qq.com/s/i5gRshsV0c4aNTy_xpu5yA

https://new.qq.com/omn/20200209/20200209A0810Z00.html